第五期诗词擂台赛《送别》入围名单及获胜作品赏析
发布时间:2014-05-09 13:28  阅读次数:11300
备受关注的诗词吾爱网第五期诗词擂台赛《送别》已经尘埃落定,本期获胜者是:

梦里飞花    青皋子     逃之夭夭    江南书生    我本无心  


祝贺你们! 以下是获胜作品和评委点评(欢迎诗友们讨论,请将您的观点发到论诗栏目):

五律•送别  (作者:青皋子

忆昔江南远,来从北国游。天涯烟水阔,塞外碧云稠。
浮世多离别,征鸿不自由。秋深人又去,冷月照沙洲。

了凡 点评】

语言流畅,对送别的题意,表达的十分清晰却又较为含蓄,全篇不说离愁,却饱含离愁:江南远,北国游,天南地北的距离出来了;天涯、塞外,水阔、云稠,更烘 托了离别的艰难;秋深与冷月,凸显了凄寒;冷月照沙洲,营造了别后的孤清和寂寞。从而使送别之愁越来越堆积,越来越浓郁,久久难散。是一首感情内敛又喷薄 欲出的送别诗。

有朋友说颔联对仗不是很工,对句相对出句较弱,我不这样认为。天涯对塞外,没有问题,都可算作专用名词。烟水对碧云,也没有问题,这里的碧云可谓一语双 关,一是实指的云,二是古人往往用碧云喻远方,用以表达离情别绪。如柳耆卿《倾杯》词:“最苦碧云信断,仙乡路杳,归雁难倩。”又如韦应物诗:“愿以碧云 思,方君怨别馀。”作者是巧妙地用碧云表达离愁。所以碧云稠绝不弱于烟水阔。

题外话:关于颈联。如果我写的话,会写成“浮世多离别,征鸿独自由。”也就是把不自由的意思逆反了,换成独自由。因为联系上下文看,不自由、身不由己只能 送朋友远去的,是“我”;而被送者,远从江南来北国,现在又要离去,害得“我”这个朋友只能哀哀相送,送走你后,剩“我”冷冷清清,独立寒秋,体味着寂寞 沙洲之冷,你这征鸿啊,来来去去也太自由了一点,令人又羡又妒又伤心啊!这样,可以用征鸿的自己要去,而不是不得不去来烘托、反衬送的忧伤和痛苦,似乎更 能与尾联相呼应。

送别 (作者: 逃之夭夭

江面孤帆疾,眉间万里秋。依依河岸柳,点点水波鸥。
一别谁知己,三更月解愁。天涯伤倦旅,迢递送君游。

了凡 点评】

1、全篇中规中矩,能紧扣送别的主题。
2、“眉间万里秋”,好句!此一句,堪称本次擂台最闪亮的一句。十首入围作品,基本在伯仲之间,此篇凭此一句,可略高看一眼。题外话:试着略调整几字:
【水上】孤帆【影】,眉间万里秋。依依【垂】岸柳,点点【逝沙】鸥。
一别【无】知己,三【年不】解愁。天涯【若召唤】,【魂梦伴】君游。


-------------------------- 分割线 --------------------------

五律·送别 (作者:梦里飞花

蒹葭萋两岸,飞絮送行舟。汉水涛声急,琴台暮色幽。
高山弹有尽,阔海梦无休。江月从今起,清辉逐北流。


木月清辉点评】:

这 是一幅水边送别图,画面感较强。首联写景,蒹葭萋萋,飞絮漫天,渲染出离别气氛。作者有意下了一个形容草木茂盛的“萋”字,便与在诗词意象中多用于渲染秋 色的“蒹葭苍苍”区别开来。飞絮让人联想到折柳相送的典型情景。颔联进一步渲染。朋友随着湍急的汉水越走越远,诗人在琴台暮色中孤单寂寞。一“急”一 “幽”,对比强烈,用反衬的手法,衬托出作者的无奈和惜别之情。琴台,表明送别地点是江城,也牵出伯牙子期的典故。这样,“高山弹有尽,阔海梦无休”,也 就转折自然,不觉突兀。君子喻于义,作者与友人之间的友谊不同流俗。所以尽管离别,仍然思念悠悠,无休无止,不会像小人之交,人走茶凉。“江月从今起,清 辉逐北流”,点明友人是北上,又暗合诗词写作“无理有情”、“无理而妙”这一悖论。《尚书·禹贡》:“嶓冢导漾,东流为汉,又东为沧浪之水,过三澨,至于 大别,南入于江。”汉水本东南入江,诗人却希望辉映在波涛中的月色随着汉水倒流,带着自己的思念,追逐北上的友人。看似“无理”,实则情深,真是“且行且 珍惜”啊。

这 首诗最大的特色,就是没有平铺直叙。时间、地点、心情、友人离去的路线图,都是通过场景和情感的描绘,曲折地反映出来。线索明暗交织,暗喻重重,因而加大 了艺术含量。典故运用自然贴切,不涩不晦。语言表述畅达通晓,不故作古奥。虽是古体,但今人读来,毫无坟墓气息。全诗即景生情,寓情于景,含蓄蕴藉,饶有 韵味。

稍有不足之处:汉水、琴台、高山、阔海,词性偏近,少了变化。高山弹有尽,这里最好是用“流水梦无休”来对。由于挤韵等等原因,只好改用“阔海”。但“阔海”一词,在整首中有些游离。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送别这一情景,已经被几千年的诗人反复吟咏。作者要在狭缝中求出路,实非易事。所以,瑕不掩瑜,这篇作品还是值得推荐。


五律 送别(作者: 江南书生

无奈杯中酒,相辞不胜秋。鲲鹏多壮志,燕雀少风流。
笛折三江柳,云迷一叶舟。此时惟好月,伴我上重楼。


木月清辉点评】:

这 应该是一首秋天送别诗。“无奈杯中酒,相辞不胜秋。”友人间分别在即,举杯相属,百般无奈。离别之情,使萧瑟秋光更添栗冽之气,令人难以承受—-所谓“离 情倍不禁”。首联让我想起问碧君的“溪前一杯酒,对坐感风尘”(《重五与非鱼兄饮于峨眉山》),两联有异曲同工之妙。分别虽然无奈,但“鲲鹏多壮志”,友 人要“直挂云帆济沧海”,还是值得欣慰。“燕雀少风流”,应该是作者自谦不能像友人一样鲲鹏远举,否则这两句词迥意同,稍嫌合掌。“笛折三江柳,云迷一叶 舟。”笛中折柳,并非实指春天折柳相别,而是借惜别怀远的古乐曲《折杨柳》来泛指伤别之曲。古人常用这种用法。如李白《塞下曲》“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 寒。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就是闻曲生情,并非特指春天。故人渐行渐远,终于消失在秋水长天之处。诗人的离别之情,也随着心中回旋的离歌越来越浓。此 时,诗人孤独无依,只有皎洁月光,伴他登上高楼,追念刚才和友人一起话别的情形。尾联以景寓情,收束全篇,得有余不尽之妙。

全 篇文辞隽永,格调悠远,神采飘逸。首句“酒”虽撞,但对句“不”字救活,并不觉涩口。和前首一样,这首也用了一个“舟”字。行舟,还可以理解为现代机船。 一叶扁舟,却只能是古人交通的典型之物。现代人不大会乘一叶扁舟去鲲鹏远举。但诗词既然是古体,仿古袭古恐怕无法全然避开。这大约是诗词不能成为当今主流 文学的一个重要原因吧,应该也是诗词作者传承和发扬古典文学需要突破的重大课题。

-------------------------- 分割线 --------------------------

 
五律·送别(作者:青皋子

忆昔江南远,来从北国游。天涯烟水阔,塞外碧云稠。
浮世多离别,征鸿不自由。秋深人又去,冷月照沙洲。

田园牧哥点评】

这是一首回忆当年朋友来访的送别诗。起联“来从北国游”,化用李白《渡荆门送别》的“来从楚国游”,交代背景,勾起朋友从江南来北国游访的情景;颔联“天 涯烟水阔,塞外碧云稠”承起联入景,从江南的烟波浩淼到塞外的高天白云,有边塞诗的壮阔和苍凉;颈联转抒发,浮世与征鸿,离别与自由,无不透露出一种无奈 与迷茫,相当出彩。结句再入送别情景,人去秋深,只剩一轮冷月孤照沙洲,可谓余韵袅袅,怅然无尽。整首诗,情景交融,排铺转接自然有序,无多余一字,而滋 味浓稠。要说不足,愚以为这首诗没有鲜明的时代印记,如果放入古人的作品中,也难鉴别为今人所写。这也是当今古诗词创作中长期存在的习性,这里就不展开讨 论了 !


送别隐者有寄(作者: 我本无心

别后说来由,樽前论去留。当年刀笔吏,今日卖瓜侯。 
心逐烟云老,身随草木秋。管他秦汉废,一任水东流。

田园牧哥点评】

一首颇有内容和内涵的诗。首句开门见山,诉说当时辞别、今日相见的来由,樽前详谈隐前隐后的去留心境;颔联交代故事,刀笔吏,卖瓜侯,对比强烈,使诗意具 有传奇色彩;侯字幽默自封,用得尤好。颈联“心逐烟云老,身随草木秋”,境界顿出,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但坐看云舒云卷便可。结句“管他秦汉废,一任水东 流”,看似重复,实则加入了洒脱的元素,与题中的“隐”字相呼应,让人联想到“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桃源世界及淡泊无为的老庄思想。整首诗既接地气,又 具超然,值得品味和研读。这首诗首句“别后说来由”之“别后”,表述不清,易生歧义,如不看注解,会产生“别”的错乱,倘若改成“相见说来由”之类的就明 晰了!


--------------------------------------------------

以下是根据票数选出的入围作品:

(一)编号1652  梦里飞花    
蒹葭萋两岸,飞絮送行舟。汉水涛声急,琴台暮色幽。
高山弹有尽,阔海梦无休。江月从今起,清辉逐北流。

(二)编号1512    江岸的荆棘      
垂阴桃叶渡,蓄泪解行舟。霜白江蒲晚,情孤山月秋。
酒衫仍病骨,旧恨杂新愁。客去风烟静,相思帆影流。

(三)编号1696     青皋子   

忆昔江南远,来从北国游。天涯烟水阔,塞外碧云稠。
浮世多离别,征鸿不自由。秋深人又去,冷月照沙洲。

(四)编号1508      南山客    
东风催晚絮,散作路人愁。别意千云动,离情一梦收。
高楼归紫燕,古渡送行舟。极目春江远,依稀到白头。

(五)编号1736       江南书生    
无奈杯中酒,相辞不胜秋。鲲鹏多壮志,燕雀少风流。
笛折三江柳,云迷一叶舟。此时惟好月,伴我上重楼。

(六)编号1731  哥欠音匀   

明月近高楼,机车落站头。笛鸣惊寄语,钟摆惹回眸。
游子轻离恨,双亲发懑忧。人生何蹇促,无奈对清秋。

(七)编号1670        我本无心    
别后说来由,樽前论去留。当年刀笔吏,今日卖瓜侯。
心逐烟云老,身随草木秋。管他秦汉废,一任水东流。

(八)编号1709   ☆拈花一笑☆   

雾锁锁江楼,箫横横坝头。何须还赠语,不忍对行舟。
柳絮三钱泪,诗情几载秋。黄梅从此雨,难见月如钩。

(九)编号1745       逃之夭夭   

江面孤帆疾,眉间万里秋。依依河岸柳,点点水波鸥。
一别谁知己,三更月解愁。天涯伤倦旅,迢递送君游。

(十)编号1773      慕容無極    
堤橫西子岸,煙籠望湖樓。不雨鴻猶去,無晴塔自留。
昔隨雲氣聚,今逐海濤游。惟有天心月,渾然照四洲。


欢迎广大诗友讨论,请将您的观点发到“论诗”栏目。

【点击进入"擂台"栏目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