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诗歌创作提高班江南雨填词课(小令班)【擂】赋得无憀当岁杪,有梦到天涯

李寒秋的个人空间



关闭


(建议尺寸1200x260像素)
麓峰人去秋无主,寂寞寒江一雁回   
【原创】绝句评论与创作感悟之三      作者:李寒秋  

    过年前写了《绝句评论与创作感悟之二》,就继续写相关的七绝话题,把有关五绝的话题后延。前面非常具体分析了绝句《四美吟》的创作手法。如果把这首古绝改为正规的七绝那就是如下所示的那样。


古绝 四美吟
五湖遥眺故园烟,青冢鸿归又一年。白门楼上伤心月,来照马嵬空坟前。

七绝四美吟
五湖遥眺故园烟,青冢鸿归又一年。悲怆白门楼上月,马嵬旧驿照坟前。


    三四句更改后,成为了一首完全合格的七绝。不过问题也来了,虽然意思与原诗保持了一致,问题就在于这两句倒装句式不合理,不符合语言习惯而引发了误读。“悲怆”放在第三句句首,总领下面五个字三个意象,那到底是“悲怆白门”,“悲怆楼上”,还是“悲怆月”呢?汉语的弱点和古诗的特点就在这里,由于没有严谨成体系的单词变形规则,主谓宾的领有关系不明确,只能依靠语序来区分领有关系。“悲怆”隔了四个字去形容“月”,在修辞上已经是极为不妥。“月”再隔了四个字去“照坟前”则更加引发了语义混乱。“马嵬旧驿”四个字横在“月”与“照”两个字之间尤其属于逻辑错误。当然,由于古汉语以及古诗的特点,读者可以自行在头脑中重新调整诗句中各个措辞和意象的关系,领会出作者最佳最合理的本意,但这样一来便落下乘了。

    笔者觉得,七言诗与五言诗相比,由于字数较多句式较复杂,词汇倒装要极为慎重使用,以防止出现修辞和逻辑混乱现象,在七绝中尤其要注意这点。七绝只有四句,四句之间互相说明和补救的余地极少,语句都要有流畅自然之感,以防引发误读和混乱。相比之下,五言尤其是五言古风则要多倒装,以避免纯粹古文的单调句式。而且由于字数少,组合关系简单,词汇倒装一般不会引发修辞和逻辑上的理解错误。至于七律,由于要迁就两副对仗的特殊要求,词汇倒装往往难以避免,但八句之间互相说明和补救的余地较大,倒装一两处问题也不大。值得注意的是,七律的重点毛病往往就出在那两副对仗上,其他的都是小毛病了。

    七绝诗句如果为了迁就格律而必须倒装,也尽量用相邻词汇去倒装。试看如下所示。


古绝 咏天竺葵赠同Q名美女
含愁带露向东风,岂与凡花一样红?今春若得王孙顾,不负前身阆苑中。

七绝 咏天竺葵赠同Q名美女(初改)
含愁带露向东风,岂与凡花一样红?若得今春王子顾,前身无愧阆宫中。


七绝 咏天竺葵赠同Q名美女(定稿)
岂与凡花一样红?含芳带泪怨东风。今春若得王孙顾,不负前身阆苑中。


    第一首古绝的三四句极为流畅,改为七绝(见初改)后,则略有不适之感,但还勉强过得去。“若得”在句首也是总领三个意象,好在读者在一般的语言习惯中,会很顺畅地把这一句的意思理解为“假如在春天有王子来到”。与原句相比,虽然词汇倒装后在春天里急切盼望王孙眷顾的语气稍稍减弱了,但总体意思还是基本一致的,无需再进一步进行解释和作后期语言再加工。“前身无愧”也属于词汇倒装,在语义上虽然没有大的问题,但前身两个字提前,等于是占领了第四句的主语位置。实际上三四句是一层连续的意思,而全篇都省略了主语(即天竺葵)。第四句词汇倒装后,凸现了“前身”两个字的主语性质,就引发了语义理解上的小小混乱。因为全篇的本意是天竺葵希望无愧,而不是前身希望无愧。因此整体理解三四句,就会觉得修改后的版本,存在两处词汇倒装显得语句不流畅有两处停顿,不符合最自然的语言习惯,而且语义上有小小的混乱。这首诗最后是把前两句互换位置后,才完全符合格律的。由此可见,宁可把前后两句倒叙,也不要在一句之内将词汇倒装。

    古人今人都觉得七绝最容易上手,因此都提倡从七绝开始练习写古诗,笔者大部分赞成这些看法。作为严格讲究格律的近体诗一种,七绝二十八个字,比五绝的二十个字容量稍大,语句多了一层节奏,容易以较多的词汇来表达立意而避免辞少意丰文不称意的问题。与七律相比,七绝少了两副硬性规定的对仗,可以少付出劳心劳力事倍功半弄巧成拙的功夫。但是,易学难工,欲速不达,要把七绝写好,也是极不容易的事情。七绝属于七言,最需要措辞流畅语句自然;又只有四句,最考验全篇的章法意识。一字不妥,全句梗塞;一句不当,全篇皆废,而四句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安排,又没有一定之规可遵循。相比之下,七律这种体裁可以按照程式化的规则,先全力糊弄中间两副对仗过了硬性的及格线,然后前后再各糊弄两句就可以交差了,旁人也不大好挑剔。因此,很多古诗爱好者就按照《红楼梦》里林黛玉姑娘的教导,以香菱学诗的劲头一心一意铁杵磨针去了。

    七律创作的问题则在于,一方面在于内容单薄撑不起形式,作者首先就并没有什么重大深刻复杂激越贯通古往今来宇宙万物的题材和感悟,一点小巧思小情怀却动用七律这种庄严肃穆富丽堂皇的形式实在底蕴不足尽显小家子气模样,如乞儿卖富,反露贫相。另一方面,作者如果真有了重大深刻复杂激越贯通古往今来宇宙万物的题材和感悟又往往发现功力不够,因缘不齐,驾驭不了七律这种严格程式化的艺术形式。两副七言对仗的硬性规定匠气十足,不知道难为死了多少诗人,连赖此成名的七律专业户杜甫老爷子都时有拼凑倒装的毛病而遭支离不成语之讥,何况其他人?相比之下,写一组七绝来对付那些重大题材不失为一个最佳的办法。写几首随意,要不要对仗也随意。一首写一个富有典型意义的片段,组合在一起就可以有一个比较完整的总体艺术印象了。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全部情怀和感悟硬塞进一首七律里,往往效果并不好。至于写一组七律,那基本上就是精卫填海,兆铭救国的节奏和路线了,不可不慎之惧之。

    下一篇将继续讲七绝话题,解答《古诗中级试题之四》中提出的问题。另外以笔者的三组七绝组诗《咏武则天五首》、《咏史诗五首》和《四美吟五首》为例,讲如何利用一组七绝来写重大题材。


[举报]
本文发表于 2016-02-09 14:15:10 ,被阅读过 767 次    [收藏到我的空间]  
←分享给更多朋友
【赠送礼物】

最近读者
我来评论
网名: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内容:
 
知会诗友 (@好友)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移动作品...
将作品移到   
选择删除原因...
告知作者删除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