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诗歌创作提高班江南雨填词课(小令班)【擂】赋得无憀当岁杪,有梦到天涯

李寒秋的个人空间



关闭


(建议尺寸1200x260像素)
麓峰人去秋无主,寂寞寒江一雁回   
【原创】凭吊屈原中品五古点评      作者:李寒秋  

李寒秋:拜屈子祠
恶评刘长卿的南楚怀古
凭吊屈原上品五古点评
凭吊屈原下品五古点评
古诗超级水平试题之一


五言古风,难写亦难评。难写在何处?首先就是五言古风的措辞要体现古汉语语感而句式要符合古汉语语法,然后全诗结构与章法要自作法度,没有一个外在的普遍格式可以遵循。所以古风看起来挥洒随意,实际上对大多数诗人尤其是今人来说,没有规矩,就不知道该如何下笔,离开平仄就不知道如何措辞,离开对仗就不知道怎么造句。相对格律诗,比方说七绝、五律和七律(五绝例外,以后另谈),起承转合或各一句,或各一联,五律和七律再加上中间两联必须对仗,平仄结构极其严格,没有自我发挥的余地。于是乎就只能老老实实按规矩来,勤能补拙,熟能生巧,勤学苦练,笨鸟先飞。先全力糊弄两幅对子,跟古人造房子一样,搭起四根架子,再前后各补两句,把四面墙壁和屋顶补好,看起来就是一首标准律诗了。实际上为了迁就平仄与对仗,绝大多数今人包括很多古人所写的律诗尤其是七律都有句式扭曲,文法混乱,炼字弄巧成拙,整体结构不合理,起承转合勉强而不自然的毛病(七绝最大的毛病是油滑,以后再谈)。总体说来,格律诗虽然有严整的外在形式,除了有利于糊弄成篇、标准化考试打分和文人之间驰骋才气互相较劲以外,但是并不能掩盖内容本身的问题。而诗歌的内容就是诗人要如何通过赋比兴典,抒情言志,状物造境,将自身的识见胸襟层次格局通过诗句展现给读者。


回到五言古风本身。恰恰是因为要自作法度,从五六句开始,或长或短,完全由作者自己掌握。起承转合各用几句,写成单数句还是偶数句。全用对仗还是全不用对仗,哪几句用对仗,对仗工整还是随意,完全按照表达作者情志以及修辞本身的需要而非按照格式的需要。至于用字,除了要照顾韵脚,完全不用顾及平仄,除非要避免特别拗口的句式。写古风最难之处还在于遣词造句要做到文字最恰当最妥帖,最能符合作者的立意和情志以及读者的感受,却没有任何投机取巧的余地和硬性规定的参照。没有规则就没有模板,这看起来完全自由任由个人发挥,实际上对作者布局谋篇起承转合的整体设计能力和遣词造句传情达意的具体表达能力都提出了最高的要求。事实上,一个诗人针对千变万化的主题和对象起诗兴而作的诗篇总不能千篇一律都是一个章法一个规则,一不小心就把全篇给写坏了,写坏以后还没有外在的统一形式可以遮丑;一不小心就用了字眼,用坏了还往往察觉不出来,因为没有外在规则可以参照检验。所以连古人写古风都感觉困难,何况今人乎?进一步说,诗兴诗才,因事而异,因人而异,古风创作更不可能事事人人都一套模板规定字数和格式。这种特殊之处不仅给写古风,而且给评古风都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因此古风不昌,基本上就是这个原因。


下面九首诗列为中品。中品的标准是立意明白,不一定要求高明;结构完整不一定要求精妙虽有小毛病,没有大的败笔即可。


1宋 张耒《感遇二十五首》 其七

怀王弃屈子,憔悴楚江湄。

终然葬鱼腹,终古耀文词。

千年洛阳客,作赋不无讥。

谓当弃之去,览德乃下之。

君臣本大伦,当以恩义持。

如皆轻合散,是与涂人夷。

灵均岂愿沉,深意实在兹。

傅怀终泣死,何亦拳拳为。


点评:立意很明白,议论还得体,措辞较古雅,诗味则不足。关键在第五联,申君臣大义,借古讽今,怀古伤己所谓怨而不怒,哀而不伤。标准的文人凭吊诗,屈贾合论,不过不失,典型中品。


2明 龚文选《过屈平祠漫赋八绝吊》其三

一生抱鲠骨,九死等鸿毛。
独恨蛾眉妒,汨罗涌怒涛。
离骚千古笔,俎豆万年觞。
多少游人泪,点点滴湖湘。
义胆藏波月,丹心贯斗墟。
试听飞渡曲,楚楚吊三闾。


点评:其实这是三首五言绝句,网上编辑者拼在一起没有分开。十二句总体上都显得通俗。尤其是“多少游人泪,点点滴湖湘”完全是今人用语。“试听飞渡曲,楚楚吊三闾”为了押韵,造句比较随意。三首五绝都没什么特色一般得很,第一首相对较好。但三首情辞均相当流畅,合在一起除了韵脚,倒还没啥大毛病。


4明 佘翔《咏史十首》 其三 《屈原》

三闾不可作,九歌有遗编。

伊昔仕宗国,岂不炳几先。

青蝇一坠耳,明月亦弃捐。

离骚空缱绻,利口急相煎。

娥眉嫉众女,萧艾茂兰荃。

侘傺古如此,非今独怃然。


点评:第八句为了押韵有拼凑而乱用俗谚之嫌,最后词语搭配都乱了。第五联作者的意思虽然大家都明白,但字面上容易引起误解。改为“娥眉遭众嫉,萧艾掩兰荃。”就不会有任何歧义了。古风不讲究平仄和对仗,把诗句改通顺就那么难吗?可见作者懒惰!


7清 王士祯《题三闾大夫庙四首》录二

怀沙千古恨,弭楫吊灵均。
眇眇思公子,依依问楚人。
招魂龙贝阙,遗恨虎狼秦。
愁绝涔阳浦,年年杜若春。

鶗鳺鸣何早,鸟飞思故乡。
如何怀郢路,终自弃沅湘。
三户余秋草,千山满夕阳。
武关呜咽水,犹恐怨襄王。


点评:这首其实是两首五律,网上编辑者又没有分开。两首五律都相当精妙,对仗工整,措辞古雅流畅,叙事用典别具匠心。但两首诗都有为了迁就平仄和对仗,句式扭曲,语法混乱的小毛病,读者能一一指出来吗?

8宋 文天祥《端午》

五月五日午,薰风自南至。

试为问大钧,举杯三酹地。

田文当日生,屈原当日死。

生为薛城君,死作汨罗鬼。

高堂狐兔游,雍门发悲涕。

人命草头露,荣华风过耳。

唯有烈士心,不随水俱逝。

至今荆楚人,江上年年祭。

不知生者荣,但知死者贵。

勿谓死可憎,勿谓生可喜。

万物皆有尽,不灭唯天理。

百年如一日,一日或千岁。

秋风汾水辞,春暮兰亭记。

莫作留连悲,高歌舞槐翠。


点评:这首仄调古风押去声字韵脚,勉强顺口,多处破韵,唯措辞顺畅,气势夺人,多有哲理和警句。千古忠臣文大丞相兼诗人的识见胸襟层次格局毕竟不同凡响,不同于单纯的文人才子,岂文盲喂鸡郎花副肿司令之流所能妄议?但这首诗里不应花开两朵,把孟尝君田文扯进来,后面又没有着落。孟尝君不是楚人,更不是屈原的仇家或者对立面,毫无关系,拉进来没有起到强烈对比烘托的艺术效果。属于较严重的败笔,完全应该删掉相关句子。删掉之后,这首诗即可列为中品第一,全诗以议论和气势取胜。


10元 王沂《题〈屈原渔父图〉》

屈原水之仙,妙在远游赋。
餐霞饮沆瀣,所述非虚语。
孰云葬鱼腹,聊以辞渔父。
眷眷乡国心,靳尚终莫
沅湘流不极,鼓枻竟何处。
日暮悲风多,萧萧满枫树。


点评:此诗不算高明,包括最好的末联在内,多处字句尚未锤炼精当,但作为题图诗还算比较好。最后两联,用典造景,情景交融,意境深远,余韵缭绕。第三联两句的结尾,鱼腹渔父两字同音,应该避免,难道作者是刻意这样吗?题图诗是用来看的,不必直接吟咏出来,大概就是这个原因。第八句最后一字“语”应该是“悟”。否则,韵脚两用同一字,是大败笔。


12唐 曹邺《续幽愤》

繁霜作阴起,朱火乘夕发。

清昼冷无光,兰膏坐销歇。

惟公执天宪,身是台中杰。

一逐楚大夫,何人为君雪。

匆匆鬼方路,不许辞双阙。

过门似他乡,举趾如遗辙。

八月黄草生,洪涛入云热。

危魂没太行,客吊空骨节。

千年瘴江水,恨声流不绝。


点评:第一联韵脚虽没有出韵,但特别不谐调。这是作者故意的吗?诗作立意明白,情感强烈,措辞古雅,比较通顺,节奏安排较好,因此虽是入声调古风,但读来音韵较和谐,读者可对比苏东坡大才子的下品同调古风。此诗其他版本诗前题有“嵇康、吕安连罪赋此诗,邺纪李御史甘死封之事”语句,可见此诗并非专门凭吊屈原,而是作者借古人故事发幽愤之情。唯此,五六七八联似乎在说某人被贬在北方各地颠沛流离的经历而与屈原没有什么关系。


15清 谢兰生《题三闾大夫离骚后》

瓦釜既用事,黄钟故应弃。

众醉乃独醒,尤为同列忌。

主听复不聪,孤臣数益穷。

疏后旋见谪,谁能鉴其衷。

卜居以明心,离骚以寄慨。

终与汨罗沈,朴忠何由遂。

至今沅湘间,悲风绕荒寺。


点评:第三四联韵脚换韵,这么短的古风也需要换韵吗?本诗切题切事,语句流畅,叙事用典,比较精当,最后一联意味隽永。


22唐 白居易《读史五首》其一

楚怀放灵均,国政亦荒淫。

彷徨未忍决,绕泽行悲吟。

汉文疑贾生,谪置湘之阴。

是时刑方措,此去难为心。

士生一代间,谁不有浮沉。

良时真可惜,乱世何足钦。

乃知汨罗恨,未抵长沙深。


点评:这首诗也是屈贾合吊,分别叙事四句,一起议论四句,最后来个对比,较有章法,但也俗套。措词随意,缺乏诗味,唯有最后两联的议论感慨有点新意。屈原生于乱世遭遇昏君本应颠沛流离,贾谊生于盛世遭遇明君而未能大展其才,难道白老夫子是在借古讽今,替自己鸣不平吗?


[举报]
本文发表于 2015-08-20 10:28:22 ,被阅读过 1341 次    [收藏到我的空间]  
←分享给更多朋友
【赠送礼物】

最近读者
我来评论
网名: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内容:
 
知会诗友 (@好友)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移动作品...
将作品移到   
选择删除原因...
告知作者删除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