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帮助与建议 | 发表作品 | 检测 | 词谱 | 以后自动登录

清风徐来!范安萍的个人空间



关闭


(建议尺寸1200x260像素)
个性签名... 放眼诗坛万象新,群贤激奋恰如春。自知拙笔难登雅,不慕繁华不效颦。   
红楼梦-金陵十二钗正册 [七律]   文/清风徐来!范安萍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金陵十二钗》出自中国名著《红楼梦》 (又名《石头记》、《金玉缘》、《情僧录》、《风月宝鉴》、《警幻仙记》、《大观锁录》),是中国四大名著之一,作者是清代小说家曹雪芹。

《金陵十二钗》正册:林黛玉、薛宝钗、贾元春、贾探春、史湘云、妙玉、贾迎春、贾惜春、王熙凤、贾巧姐、李纨、秦可卿。

《金陵十二钗》副册:甄香菱、薛宝琴、尤二姐、尤三姐、邢岫烟、李纹、李绮、夏金桂、秋桐、林红玉、龄官、娇杏。

金陵十二钗排名如下:
林黛玉,金陵十二钗之冠*
薛宝钗,金陵十二钗之冠(判词与黛玉合二为一,故不究一二)*
贾元春,金陵十二钗之三,贾政与王夫人之长女,自幼由贾母教养。*
贾探春,金陵十二钗之四,贾政与妾赵姨娘所生,排行为贾府三。*
史湘云,金陵十二钗之五,是贾母的侄孙女。*
妙玉,金陵十二钗之六,苏州人氏。*
贾迎春,金陵十二钗之七,是贾赦与妾所生的,排行为贾府二。
贾惜春,金陵十二钗之八,贾珍的妹妹,自小喜爱画画。
王熙凤,金陵十二钗之九,贾琏之妻,王夫人的内侄女。*
贾巧,金陵十二钗之十,贾琏与王熙凤的女儿。*
李纨,金陵十二钗之十一,字宫裁,贾珠之妻,生有儿子贾兰。
秦可卿,金陵十二钗之十二,贾蓉之妻。*

七律*林黛玉*
文/范安萍

莫叹才情咤九巅,绛珠灵玉自天然。
言行好比风扶柳,泪眼犹如水袅烟。
千卷愁诗随雪落,万分离绪有谁怜?
潇湘化梦终归去,为爱焚香墨客宣。

[枉凝眉]林黛玉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暇。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 !

七律*薛宝钗*
文/范安萍

八面玲珑千古弹,扬清向善认知宽。
韵姿优雅裙钗慕,轻语温柔贾府欢。
往日双莲曾觉暖,如今只影不禁酸。
青花即便终空守,淡扫烟云亦自安。

[终身误]薛宝钗
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七律*贾元春*
文/范安萍

幸入深宫大似天,众星拱月福无边。
凤冠耀眼春风绕,烈火烹油气势传。
自古骄横生祸事,由来谨慎出婵娟。
谁知富贵烟云尔,一梦匆匆达九泉。

[恨无常] 贾元春
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眼睁睁,把万事全抛。荡悠悠,把芳魂消耗。望家乡,路远山高。故向爹娘梦里相寻告:儿命已入黄泉,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

七律*贾探春*
文/范安萍

虽是卑身莫小瞧,雄才几度起江潮。
海棠结社传先德,府第平波斩孽妖。
凝目不追云里月,畅怀独喜水边蕉。
枉生胆识兰舟去,恨嫁蛮夷叹路遥。

蛮夷:古代泛指华夏民族以外的其他民族。
[分骨肉] 贾探春
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恐哭损残年,告爹娘,休把儿悬念。自古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牵挂!

七律*史湘云*
文/范安萍

秀气怡人出史家,生来慧敏众才夸。
诗痴有韵情如火,体健无愁面似霞。
烹酒闲吟元亮菊,识香醉咏海棠花。
浮云打碎兰魂梦,湘水潇潇叹婧华。

元亮:陶渊明,又名潜,字元亮,
兰魂梦:这里指史湘云夫君卫若兰。据脂砚斋评注提到,史湘云后与一个贵族公子(卫若兰)结婚。不久却暴病而亡。湘云立誓守寡,也就很苦。

[乐中悲]史湘云
襁褓中,父母叹双亡。纵居那绮罗丛,谁知娇养?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这是尘寰中消长数应当,何必枉悲伤!

七律*妙玉*新韵*
文/范安萍

生来洁傲世难容,淡看潇湘暮雨风。
栊寺静修曾幻想,云心未定岂冥空。
堪将冷雪烹禅味,却伴青灯念玉鸿。
自古红颜多薄命,可怜雅致淖泥中。

[世难容]妙玉
气质美如兰,才华阜比仙。天生成孤僻人皆罕。你道是啖肉食腥膻,视绮罗俗厌;却不知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可叹这,青灯古殿人将老;辜负了,红粉朱楼春色阑。到头来,依旧是风尘肮脏违心愿。好一似,无暇白玉遭泥陷;又何须,王孙公子叹无缘。

七律*贾迎春*
文/范安萍

天生木讷且温柔,那管飞花逐水流。
弱质吟诗随众笑,娇身抵债任狼蹂。
不欣玉树笼中鸟,可叹金闺月下囚。
绮梦黄粱缘注定,芳魂一载荡悠悠。

[喜冤家] 贾迎春
中山狼,无情兽,全不念当日根由。一味的骄奢淫 荡贪还构。觑着那,侯门艳质同蒲柳;作践的,公府千金似下流。叹芳魂艳魄,一载荡悠悠。

七律*贾惜春*
文/范安萍

换作缁衣莫问由,三春看破早无求。
暖香坞上曾云画,藕榭堂前已暮秋。
清白还明宁府断,幻虚打碎月庵修。
青灯独守韶华逝,苦海何时是尽头?

[虚花悟]贾惜春
将那三春看破,桃红柳绿待如何?把这韶华打灭,觅那清淡天和。说什麽,天上夭桃盛,云中杏蕊多。到头来,谁把秋捱过?则看那,白杨村里人呜咽,青枫林下鬼吟哦。更兼着,连天衰草遮坟墓。这的是,昨贫今富人劳碌,春荣秋谢花折磨。似这般生关死劫谁能躲?闻说道,西方宝树唤婆娑,上结着长生果。

七律*王熙凤*
文/范安萍

蛇蝎心肠为那般?抖威抛媚把银钻。
美如罂粟迷人眼,恶似邪魔碎镜盘。
铁槛风波纤手造,相思骗局冷眸看。
机关算尽终难免,席裹香消只影寒。

[聪明累]王熙凤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家富人宁,终有个家亡人散各奔腾。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呀!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

七律*巧姐*
文/范安萍

千金富贵又如何,突变风云冷月梭。
家落贪狼挥恶手,梦飞村妇斩邪魔。
脱离苦海前缘定,纺绩田园后世哦。
幸得娘亲施巧善,方能祸事化干戈。

[留余庆] 巧姐
留余庆,留余庆,忽遇恩人;幸娘亲,幸娘亲,积得阴功。劝人生,济困扶穷,休似俺那爱银钱忘骨肉的狠舅*兄!正是乘除加减,上有苍穹。

七律*李纨*
文/范安萍

大好年华苦泪吞,奈何世俗隐香村。
吟诗作画烦忧弃,发帖邀才逸趣奔。
枯木如冰离雪月,杏花似火扰心门。
纵然明达超云外,依旧难逃厄运根。

[晚韶华] 李纨
镜里恩情,更那堪梦里功名!那美韶华去之何迅!再休提绣帐鸳衾。只这带珠冠,披凤袄,也抵不了无常性命。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也须要阴骘积儿孙。气昂昂头戴簪缨,气昂昂头戴簪缨;光灿灿胸悬金印;威赫赫爵禄高登,威赫赫爵禄高登;昏惨惨黄泉路近。问古来将相可还存?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 。

七律*秦可卿*
文/范安萍

杏眸桃面自风流,火海花山任意游。
掌管云情天上客,兼收魅色镜中囚。
荒淫惹得千夫指,袅娜飞来万卷讴。
扰乱纲常谁过错?可怜仙貌陨香楼。

[好事终] 秦可卿
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

七律 读诗友红楼十二钗兼赠
文 南极雪(新韵)

运笔描摹十二钗,娇姿慧质素笺来。
诗风已进红楼内,意境还藏贾府哀。
一梦兴衰官宦唱,千般爱恨后人裁。
遣词最是寻常事,翰墨流香入众怀。

七律*红楼梦*
读好友红楼十二钗有感

(闪电新韵接龙南极雪)
翰墨流香引众怀,真姿各领入笺来。
风情散落黄花瘦,曲韵还留素笔哀。
泪洒珠帘空眷恋,心酬玉面枉遣裁。
雪芹难尽千般怨,梦断红楼十二钗。

七律  读君金陵十二钗诗有感
文/祁连山雪*

妙笔倾心十二钗,金陵风雨入诗怀。
千红一窟悲欢泪,万艳同杯断合涯。
糜食锦衣埋大厦,祥云霁月引狼豺。
可怜冰玉魂何寄,流水飞花逐骨骸。

七律*自嘲*酬谢/南极雪/闪电/祁连山雪三位师兄*
文/范安萍新韵*

平生蠢笨又无才,却作庸风十二钗。
抬笔紫衣湘里泪,回眸富贵雪中埋。
红楼正灿千人慕,大厦将倾万事哀。
翰院轻囚多少梦,不知深浅素笺裁。
本文发表于 2016-04-17 12:26 ,被阅读过 1515 次。    [举报] 自动注释
【赠送礼物】
赞(87) 查看   收藏(30) 查看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网名: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内容:
呼朋唤友 (@好友)     【表情】
  (提示:请勿发表千篇一律的评论)

诗词吾爱网推出超级会员
诗友评论 (134) [我要评论]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移动作品...
将作品移到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