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雨诗词课:从诗到词擂台赛投票中书法征集

莹窗帘影的个人空间



关闭


(建议尺寸1200x260像素)
含香月   
落梦鸳鸯花乱迷*(欸乃曲) [欸乃曲]   文/莹窗帘影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欸乃曲 唐元结诗自序:大历初,结为道州刺史,以军事诣都。使还州,逢春水,舟行不进,作《欸乃曲》,令舟子唱之,以取适于道路云。宋程大昌《演繁露》云:“元次山《欸乃曲》五章,全是绝句,如《竹枝》之类。其谓‘欸乃’者,殆舟人于歌声之外,别出一声,以互相其歌也。《柳枝》、《竹枝》尚有存者,其语度与绝句无异,但于句末,随加‘竹枝’或‘柳枝’等语,遂即其语以名其歌。‘欸乃’,亦其例也。”   黄公绍《韵会》云:“欸,叹声也,读若哀,乌来切。又应声也,读若霭,上声,倚亥切。又去声,于代切。无袄音。乃,难辞,又继事之辞。无霭音。今二字连读之,为棹船相应声。”   按《广韵》“十五海”:“欸”,于改切,相然应也。“乃”,奴亥切,语辞也。“欸乃”之声,或如唐人唱歌和声,所谓号头者。盖逆流而上,棹船劝力之声也。《黄山谷题跋》、《洪驹父诗话》皆音作“袄”、“蔼”者误。
单调二十八字,四句三平韵
平仄平平平仄平韵
平平平仄仄平平韵
平平仄仄仄平仄句
仄仄平平平仄平韵

按《欸乃曲》五首,平仄不拘,本唐七言绝句,如《竹枝》、《柳枝》之类。今江南棹船有棹歌,每歌一句,则群和一声,犹见遗意。其“欸乃”二字,乃人声。或注作船声者非。



中流湘烟,雪英重叠生春色。
十亩荒园,梅花落尽接楚田。
         闲得无聊时小楼孤灯下沏上一杯淡淡的香茶,饮得是一种风雅,那优雅均在这盈盈一握的茶具中,举杯拥着搁浅的月光,明月漂浮杯中,一缕柔和的心香浅浅的让你的轮廓在我心中去独自踏歌而行;映射了今生我多情的牵盼。

         闷来时吟一段西厢夜阑相思词,把柔风摇动花絮般的帘儿来掀开,念那佳人孤芳一世微挽轻纱,把伤心的往事一厢痴情来掩,却为谁哭红那花嫣般的双眼。

         只叹那一阕镜花水月,涟漪泻下了一片三生石畔的诺言,揉碎了一抹淡淡的月光,把闪闪的今生等待镶嵌在一阕相思词里;辗转流连,莫道不销魂,寻寻觅觅却乱了流年。
家在江南,玉鞭谁指出墙枝。
琼瑶初绽,梅花并作百年看。
 

         累后闻一曲彼岸花开染指流年的广陵散,红尘依稀千丝万缕痴情在,悸动的心卷起绚丽斑斓的爱恋。金风细舞、暗香浮动,碧水琼花化作一缕缕潇湘魂、浅浅滑过柔美的岁月;且听风吟南柯梦,禅坐磐石心。

         洗尽一场红颜憔悴心头冷的惆怅,把破碎的记忆埋在心里,蓦然回首,一阕悲歌,唱尽多少红尘漂浮花间事,只留下傲骨梅香醺斜阳。

吴王醉处,不惜梅花三寸雪,
漫步星空,山河大地一齐新。
         兴趣来时,畅想深吻着心跳,凝望闪烁的星空,思念漫步在天空,星空下重庆的夜真的好美好美,美得让人沉醉!嘉陵江的水清澈碧禄连接莹莹清辉的月光。如果此时漫步于风景怡人的沿江大道,梦幻般的夜景,夜雾缭绕霓虹弦灯亮,汽车轰鸣高楼行,江中碧水荡漾轻舟过,烟波万里任我行,感憾万干!挥毫泓砚韵雅墨,水韵幽幽展素笺,填一阕染指流年的相思词,惹得那梦落鸳鸯花乱迷,丝丝芳华湮芳痕。


梦落鸳鸯花乱迷

欸乃曲(现代*玉郎)

  寒雨摇波舟去迟。

  渝州羁旅月涟漪。


  洪崖洞泊古梅道,


  落梦鸳鸯花乱迷。



明月高眠,梅花月下与谁同。

南枝北开,云鬓佳丽渡东风。
         氤氲一抹柔情,缱绻一份回忆,遥望窗外,只恨离别,云深处,梅花树前,谁把梅花月下来轻舞?追问清风几离愁,是否午夜梦回还孤独的停留在等待的渡口?守候那一段不可磨灭的乱了心扉的文字,久久徘徊不肯离去。

 




 


本文发表于 2014-12-14 23:55 ,被阅读过 9280 次    [举报] 自动注释
【赠送礼物】
赞(24) 收藏(10)    

人人都是伯乐,欢迎推荐作品
填写推荐理由:

提示:
1、每周只能推荐一篇作品,提交后由编辑讨论决定是否显示到首页。
2、为了减少工作量、鼓励会员创作,2013年10月29日以前发表的作品不再接受推荐。
3、您也可以通过自荐、圈子等途径推荐作品。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网名: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内容:
呼朋唤友 (@好友)     【表情】
 

电子诗集
诗友评论 (18) [我要评论]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移动作品...
将作品移到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