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帮助与建议 | 发表作品 | 检测 | 词谱 | 以后自动登录

秋意上心头的个人空间



关闭


(建议尺寸1200x260像素)
从今以后开始漫长的孤独之旅,陪伴我的将是一颗备受误会与惨遭耻笑的心。   
文笔山 [五律]   文/秋意上心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惠安涂寨文笔山之传说
沿惠安县涂寨镇政府驻地至御岭的水泥公路南行2.9公里,再东折登山,陡峭的山路,令人仰望其如笔峰巅。从惠安县境背倚的笔架山巅俯瞰,朝天的文笔绝对是笔架的一种宿命,就像弹上镗、刀入鞘、弓上弦。
传说,明洪武年间的一天,黎笏上任伊始,坐堂办公即烦躁不安,经日难释。猛抬头见县堂正中所对山峰平肩无首,阅过千山万水、深谙风水易理的黎太爷心惊不已,遂生不祥之感。这不正是堪舆家所称的“面对平肩无头山”,乃最犯嫌招烦的风水。县衙正对“无头山”,如何是好?

一连几天,他内心忐忑,茶饭无味,更无心于公案。他再也坐不住了,就带上衙役,朝着那座山的方向勘察而去。但见山顶上三石错峙,两旁若鼎耳,中间突如香炉状。环望四周,群山争雄,若兽而蹲,若螺而盘,若人而拱,若而翔,若俯而付,或断或续,或向或背,确实为一处难得的胜境宝地。黎笏略一思索,便请来风水先生,商定在鼎耳筑石为尖顶,既如"文笔朝天",又意于香炉上插一柱香,以卜县运昌盛,人才辈出。于是,知县回衙后,即着手向社会士绅募捐,发动附近民众义务献工,就地采石,修筑香炉尖顶高二、三丈。后来,香炉山遂改名为文笔峰。

这座高约8米,南北长、东西狭的椭圆形石构实心塔,自矗立始,几百年间,即交织着雷电抨击与仰慕崇敬、阅尽春色与饱经风霜、毁圮与重新的悲欢离合际遇,经历几多倾圮与重兴的兴衰轮回。据文笔峰摩崖石刻记载:惠安县城孔庙背负螺山,前则斜对文笔山,明嘉靖初年(约1523年),知县万整修孔庙,同张岳协商策谋,将孔庙改面对文笔峰。嘉靖八年(1529年),知县莫尚简将文笔峰垒石增高,“嗣时气运宣朗,才隽盛”。自此,惠安县堂、孔庙正面对着“境主公”青山官和卜县远之“文风斐然”的文笔峰,而文笔峰又与县城西北部的笔架山遥相呼应。

明万历间,有雷自天外轰击,文笔峰首次如一位无畏的金刚轰然倒塌。随后,仕庶惊悸重修,并增高一米。此事有万历四年吏部郎中李恺及于万历三十二年任惠安知县的宁维新于塔边岩石所留镌刻为证,至今古墨遗迹犹历历在目。时至公元1962年,文笔峰塔身又一次因军事需要而摧塌,后经重修,新砌石阶44级,塔体增高至17.2米,那段时光,惠安文运亦郁郁难兴。1984年,文笔峰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二十世纪80年代末,文笔峰再遭雷击摧毁,百姓争相捐资重建,促使古塔重辉。

由此可见,文笔峰历六七百年风雨,已渐成故乡黎民仕宦瞻望倚重的“图腾”。据传文笔峰修筑后,成为“县之朝案”,惠安果真文运昌盛。人才辈出,仅文笔峰附近就有“六部”、“九卿”、“十八堂”的人物脱颖而出。
明代惠安名士、吏部郎中李恺慨道:“……夫人不山川不生,山川不人不镇,地遗其缺,人补其全矣。邑先后士君子阖相助,读书积行,毋诟辱兹山哉。”

沿半山西侧新修的石磴道拾级而上峰顶,不过百多级台阶,引人瞩目的是满山葱郁的相思树林下、那不时崭露头角的奇岩怪石,以及苍苔覆饰、野藤篱边下的碑刻题字。应当说,读碑得趣,其乐无边。

除明代李天官及宁知县那力透峭壁的题记外,尚有张悦萱所题的《文笔山题咏》:“峥嵘突兀傲苍穹,几度生花映日红。泼墨云天辉赤县,能工今又夺天工。”还有惠安县书法家柳影中先生所题“文笔山光欲刺天,春秋不倦写云笺。风霜雷电晴阴雨,尽是乾坤心态篇”,写尽文笔峰的气韵雄风。

文笔山
平生久慕名,今日始成行。
玉笔朝天立,云笺越岭横。
遥怜秋水远,独爱四山明,
不负登高意,长歌自忘情。
本文发表于 2018-08-12 05:27 ,被阅读过 172 次。    [举报] 自动注释
【赠送礼物】
赞(90) 查看   收藏(0) 查看    


新一篇:再赋文笔山 (七律)
旧一篇:(五律)
句容市首届诗词创作大赛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网名: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内容:
呼朋唤友 (@好友)     【表情】
  (提示:请勿发表千篇一律的评论,否则您可能被限制评论)

诗词吾爱网推出超级会员
诗友评论 (24) [我要评论]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移动作品...
将作品移到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