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诗歌创作提高班江南雨填词课(小令班)【擂】赋得无憀当岁杪,有梦到天涯

湖边小镇的个人空间



关闭


(建议尺寸1200x260像素)
贬褒无碍语凭真!不净污瑕水怎纯?空枉诗心求好玉?笔端清雅满园春!欢迎拍砖!   
华词:《奖》【十六字令】新概念结构 [十六字令]   文/湖边小镇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按:在云翔于2014/06/21发表的《华诗、华词、华曲等之我见》一文中提及:“二十一世纪不仅应在格律的结构体上有所突破,还应在格律体结构的名称上重新定义,即:
【华诗】(又称【核体诗】,唐诗文学体裁);
【华词】(宋词文学体裁);
【华曲】(元曲文学体裁);
【华颂】(二十一世纪新文学体裁);
【华韵】(中华新韵)。
总之,应有属于这个新时代的代表性文学形式!
即:一代有一代之强音,一代有一代之富学,一代有一代之印痕!“

华词:《奖》【十六字令】新概念结构

《帆》【十六字令】新概念平韵三首)

,中平中仄仄平。 平仄仄,中仄仄平。(标准体同尾韵,【主韵律】统一双平入韵)

帆,白鸥竞尾碧天蓝。齐涨满,点点地平衔。

,中平中仄仄平。 平仄仄,中仄仄平。(标准体同尾韵,【主韵律】统一双平入韵)

帆,逆将跃上浪花尖。何所惧,行远雨程兼。

,中仄平平仄仄。 平平仄,平平仄仄。(标准体,【主韵律】统一单平入韵)

帆,沧海茫茫渺渺纤。风嘶后,斜阳一抹恬。

《浪》【十六字令】新概念仄韵三首)

,中平中仄平平。 仄仄平,中平平仄。(用体对称韵,【主韵律】单/双仄交错韵)

浪,无拘无束天涯荡。海角风,翻波吹宇旷。

,中仄中平平仄。 仄平平,中平平仄。(标准体异尾韵,【主韵律】统一双仄入韵)

浪,卷海排山腾巨蟒。堕谷渊,蓄能重待放。(“堕谷渊”替换了“仄仄平”句型)

,中平中仄平平。 仄仄平,中仄平平。(标准体对称韵,【主韵律】统一单仄入韵)

浪,千迴百转冲滩上。万韧坚,拍岸无休唱。

《房》【十六字令】平韵三首

,中仄平平仄仄。 平平仄,中仄仄平。(常用体,【主韵律】单/双平交错入韵)

房,本以栖身有盖墙。何曾想,栉比破天狂。

,中仄平平仄仄。 平平仄,平平仄仄。(标准体,【主韵律】统一单平入韵)

房,抢建飚囤价更扬。奸商笑,掏空百姓囊。

,中仄平平仄仄。 平平仄,中仄仄平。(常用体,【主韵律】单/双平交错入韵)

房,女嫁婚凭困俊郎,声声叹,父母苦牵肠。

《奖》【十六字令】新韵新概念/平韵三首)

,中平中仄平平。 仄仄平,中仄平平。(标准体对称韵,【主韵律】统一单仄入韵)

奖,唐人超越堪绝唱!岂不服?独占鳌头榜!

,中平中仄仄平。 平仄仄,平平仄仄。(用体同尾韵,【主韵律】双/单平交错韵)

奖,酸言莫道落周家。无酒醉,润眸将进茶。(起句【主格律】不增加促韵,结句拗救)

,中仄中平平仄。 仄平平,中平平仄。(标准体异尾韵,【主韵律】统一双仄入韵)奖,俯首甘接评委赏。鲁迅惊,诗人掀不爽。(三字句替换“仄仄平”句型)



附件:词构学探析

——【十六字令】格律结构大全

题引一:【十六字令】是人们喜闻乐见的常用古词牌中,最短小精悍的一个结构,也是格律结构比较“成熟”的一个词牌。传统词谱对于【十六字令】平仄结构的标识,除了首句第五字有“可平可仄”的宽泛标识外,其它均相同。

       《云翔词谱》何来“【十六字令】格律结构大全”一说,太耸人听闻了吧?也许有人会笑掉大牙来!

题引二:以“求正容变”观点来看,《云翔词谱》认为:目前人们熟知的【十六字令】格式谱,只是一个常用体结构而且是唯一的一种结构从词构学来讲,正因为古【十六字令】的结构,没有一个统一的【主韵律】,因而《云翔词谱》认为:标准格律结构的“正”,应该是【主韵律】统一的结构。所以《云翔词谱》尝试在“求正——守规完善”原则下,从词构学角度,探析【十六字令】的真正标准格律结构。

题引三:还是以“求正容变”观点来看,《云翔词谱》认为【十六字令】不应该只局限于平韵的常用体,在求证出真正的“正体”结构后,一定要做到“容变——扩展有度”。因而从词构学角度,将【十六字令】的仄韵体,也纳入【十六字令】的系列结构之中。根据这个理念,《云翔词谱》做了一些大胆的尝试,不一定正确,希望批评指正。

题引四:《云翔词谱》格律体的“立体”【六面体】结构理论,和以前介绍的【诗核】论一样,也是云翔理论中比较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因为它是中华古典格律体的“全方位”、“多视角”、大结构体系之格律结构真谛所在,也是格律基础理论中最关键的基础理念之一。云翔理论认为:任何一个格律体,无论是格律诗还是格律词的结构,都可以从“立体”的角度去诠释。也就是说对于一个古典词牌,传统意义的平韵体(或者仄韵体),其实只是格律体“立体”结构的一个侧面而已,是单一之途径;而云翔理论引进格律体的“立体”【六面体】结构理论后,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单调结构词牌,起码可以有四个以上的不同格律结构。也就是说,《云翔词谱》认为标准的格律体,起码应该从四个方面去发展,以达到体系的完整。具体说,如果一个词牌的标准体确定后,那么在立体结构的对面,一定会有一个【对称韵】结构;两侧则分别是【同尾韵】和【异尾韵】结构。比如古词牌【十六字令】,它们可以是:

1.    常用体【十六字令】;           (平韵的一种,【主韵律】是单/双平交错入韵)

,中仄平平仄仄。 平平仄,中仄仄平  (传统词谱唯一的一种结构)

2.    常用体【十六字令对称韵】;(仄韵的一种,【主韵律】是单/双仄交错入韵)

,中平中仄平平。 仄仄平,中平平仄

3.    常用体【十六字令同尾韵】;(平韵的另外一种,【主韵律】是单/双平交错入韵)

,中平中仄仄平。 平仄仄,平平仄仄

4.    常用体【十六字令异尾韵】;(仄韵的另外一种,【主韵律】是单/双仄交错入韵)

,中仄中平平仄。 仄平平,中仄平平

5.    标准体【十六字令】;           (平韵的一种,【主韵律】统一是单平入韵)

,中仄平平仄仄。 平平仄,平平仄仄

6.    标准体【十六字令对称韵】;(仄韵的一种,【主韵律】统一是单仄入韵)

,中平中仄平平。 仄仄平,中仄平平

7.    标准体【十六字令同尾韵】;(平韵的另外一种,【主韵律】统一是双平入韵)

,中平中仄仄平。 平仄仄,中仄仄平

8.    标准体【十六字令异尾韵】;(仄韵的另外一种,【主韵律】统一是双仄入韵)

,中仄中平平仄。 仄平平,中平平仄

       对于一个格律体新概念的【对称韵】、【同尾韵】、【异尾韵】等等,其概念绝对是全新的,是完全打破了格律基础理论千百年来的常规解释,呈现了格律体结构的多元化,特别是用标准密码标识,使之结构更为精准和简单。这些研究结果,与几千年的传统理念完全不同,《云翔格律谱》拥有百分之百的知识产权

题引五:对于格律词结构,《云翔词谱》首先引进【主韵律】和【主格律】概念,认为:一个结构比较好的词牌结构,其【主韵律】和【主格律】都应该明确和统一,从而突出【主韵律】统一整体美的特征

       而传统的【十六字令】结构,是以单平、双平交替入韵为特征,是呈现交错的韵律美,也就是说两个主要韵脚的句型结构不一样。这种韵律规律特征,和《云翔诗谱》定义的:“标准格律诗,无论是仄韵结构,还是平韵结构,其主要韵律特征是突出一短一长的交错入韵,这是唯一的韵律方式,因而也就绝对无明显统一【主韵律】特征了。”是完全一样。其实对于格律词,韵律结构可以是多样化的,可以是【主韵律】完全统一的,也可以是有规律的一长一短交错入韵,还可以是无规律的混合变化,另外还可以平仄韵混搭交错等等。换句话说,传统的【十六字令】结构,是无【主韵律】的,如果能将【十六字令】的两个主要韵脚,统一安排成一样的双平或者单平入韵,则是【主韵律】统一的结构,这样的结构要好于无【主韵律】的结构。

题引六:格律词结构遵循标准【律词句】替换原理。也就是说,在格律词结构中,其实古人常常遵循着同等字数的标准【律词句】替换,但一定要有必要的限制。对于一个有明显【主韵律】和【主格律】特征的结构,或者有标准对仗限制的结构,替换句型时一定要小心。

.古词牌应尊祖寻根地做词构学探析

首先欣赏南宋•张孝祥【十六字令】三首

,中仄平平仄仄。 平平仄,中仄仄平。(常用体,【主韵律】单/双平交替入韵)

归,十万人家样啼。公归去,何日是来时。

,中仄平平仄仄。 平平仄,中仄仄平。(常用体,【主韵律】单/双平交替入韵)

归,猎猎薰风颭绣旗。阑教住,重举送行杯。

,中仄平平仄仄。 平平仄,中仄仄平。(常用体,【主韵律】单/双平交替入韵)

归,数得宣麻拜相时。秋前後,公衮更莱衣。

       大多数的传统词谱,都是以张孝祥【十六字令】三首之二的“归,猎猎薰风颭绣旗。阑教住,重举送行杯。”范词为制谱依据,其中《龙榆生词谱》也做了正确的标识“中仄平平仄仄。”;但张孝祥其一的“十万人家样啼”,第五字“儿”的确是一个平声,所以《钦定词谱》将谱制成“中仄平平中仄”。

      《云翔词谱》认为:即便历史上有人这样使用过,但制作标准格律谱时,应按照已经成熟的格律基础理论,将标准谱的句型结构,回归其正确的标准【律句】结构标识,即中仄平平仄仄。”,这一点《龙榆生词谱》做了很好的示范。

       如果用《云翔词谱》独创的标准密码诠释,则古词牌【十六字令】的密码是:2*2-14。也就是说,其标准加长【律句】2的代码是2,展开后就是中仄平平仄仄。”,即标准代码是一致通用的,不可能标识出“中仄平平中仄”这样的句型结构来。

       另外以《云翔词谱》的词构学【意群】、【气群】概念分析,【十六字令】一共有两个【意群】,即第二、四句,以句号结尾;而【气群】也有两个,即第一字和第三句,因一字句已经增加促韵,所以,虽然入韵,但应以逗号结尾。

       这样【十六字令】的【意群】入韵句型结构,很明显是以单/双平交替入韵,从而呈现了交错的韵律美。也就是说【十六字令】没有统一的【主韵律】,因而《云翔词谱》称其为常用体结构;千百年来人们一直是这样传承的,几乎无人敢做“越雷池”的尝试,只有毛泽东,他敢做!

.毛泽东做了哪些词构学方面的尝试?

总体来说,历史上存世的【十六字令】作品不算很多,基本上都是交错入韵的常用体结构,只有毛泽东【十六字令】的三首结构中,出现一些变化,请欣赏:

,中仄平平仄仄。 平平仄,平平仄仄。(标准体,【主韵律】完全统一单平入韵)

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首,离天三尺三。(第一个“三”字出律,因是民谣原句)

,中仄平平仄仄。 平平仄,中仄仄平。(常用体,【主韵律】单/双平交替入韵)

山,倒海翻江卷巨澜。奔腾急,万马战犹酣。

,中仄平平仄仄。 平平仄,中仄仄平。(常用体,【主韵律】单/双平交替入韵)

山,刺破青天锷未残。天欲堕,赖以拄其间。(“天欲堕”替换了“平仄仄”句型)

【原注】:

民谣:“上有骷髅山,下有八宝山,离天三尺三。人过要低头,马过要下鞍。”

在那个特殊年代里,虽然毛泽东的三首【十六字令】,几乎是家喻户晓了,但很少有人做词构学上的分析,更别说提出疑议了,一片颂扬声。其实毛泽东的这三首词,从词构学上讲,还真是与传统的常用体结构不尽相同。

首先,第一首结句的“离天三尺三”,很显然与传统词谱的“中仄仄平平”结构不同。但怎样理解呢?这就要首先必须了解这句话的来源,其当地的民谣是:“上有骷髅山,下有八宝山,离天三尺三。人过要低头,马过要下鞍。” 不用任何解释,毛泽东是原句引用了。不过也就是毛泽东敢引用,而且保证还没有人敢提出疑问,因为如果是其他人这样用,那么一定会有人指出与传统词谱的“中仄仄平平”结构不符的问题。

也正是毛泽东这样的使用,倒是给《云翔词谱》解释【十六字令】标准体结构理念,留下一个有力的依据。以《云翔词谱》【主韵律】统一的理念,认为:一个结构比较好的词牌结构,其【主韵律】和【主格律】都应该明确和统一,从而突出【主韵律】统一整体美的特征云翔总是想说服大家能接受这个观念,可是没有查找出古人的范词来;一日突然想起毛泽东的这句“离天三尺三”,真是欣喜若狂,因为这句的平仄结构是“平平中仄平”和《钦定词谱》的七字句标识是一致的,即“中仄平平中仄平”,如果将全词结构合成一起:

,中仄平平中仄。平平仄,平平中仄

这个结构都是统一的单平入韵了,和《云翔词谱》的【主韵律】统一理念完全相同!当然目前还是一个“宽泛”标识,如果用标准【律句】将其严化成:

,中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

其标准密码是:2*2-12。密码中入韵的数字一样,表明句型结构一样,律根一样。

这就是完完全全的【十六字令】标准体结构了。

,中仄平平仄仄。 平平仄,平平仄仄。(标准体,【主韵律】完全统一单平入韵)

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首,离天三尺三。(第一个三字出律,因是民谣原句,无妨)

        标准结构的问题是解决了,不过还得提一句用韵。如果按【词林正韵】,则“山”是第七部,而“三”是第十四部(第二首的“酣”字,也是第十四部),不是一个韵部?由此判断毛泽东完全以民谣的韵入韵了。还有人说毛泽东用的是“湘韵”,究竟是不是?云翔没有更多地探讨,因为云翔只是以研究格律体的标准结构为重点。不过倘若用新韵解释,都是都符合【中华新韵】的八寒,但“急”字就明显出律了,而且众所周知毛泽东是用古韵的。不管怎么说,《云翔词谱》还是建议大家,创作时最好能统一使用一种韵谱,千万不要混合使用。

其实毛泽东在第三首中还有一个结构替换的小尝试,即:“天欲堕”,其句型结构是“平仄仄”,云翔已经看见一位当代词学研究的老先生解释:“‘欲’以入代平,所以符合传统词谱的‘平平仄’“。

《云翔词谱》认为,古【十六字令】词牌结构,因为第一字的【气群】结构已经增加促韵了,这样在【十六字令】的结构中,其【主格律】只剩下第三句的三字结构了,即孤句【主格律】结构,而且又没有对仗的限制,因而是可以依据格律词结构遵循标准【律词句】替换原理的。也就是说,在格律词结构中,其实古人常常遵循着同等字数的标准【律词句】替换,所以《云翔词谱》认为,与其用“以入代平”解释,还不如大大方方地用标准【词句】“平仄仄”替换来解释,从词构学角度是完全可以接受和自圆其说的。

综合以上几个方面,似乎可以清楚地看出,毛泽东都是有意而为之的词构学尝试,这也比较符合毛泽东的个人性格特质,不知大家怎样认为?

.求证出标准体结构后,常用体怎么办?

本来不应该单独分出一个小标题来,但因种种原因,特别是有人一看见《云翔词谱》,一下子给大家介绍这么多新概念结构来,也不仔细研究是否是符合古典格律规律,是不是从词构学角度可以“自圆其说”?总是一种逆反心理油然而生,视其为洪水猛兽,恨不得一棒子打死!

的确,《云翔词谱》是第一个尝试“吃螃蟹”,也做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但还是再次强调一个观点:无论是哪一个词牌,《云翔词谱》论证出的标准体,只是与大家分享,您认为有一定的道理、能接受,并且愿意尝尝鲜,那您就试试;如果认为没有任何道理,就一笑了之,继续在传统的常用体结构上“打转转”。也就是说,即便是有标准【十六字令】的结构,《云翔词谱》从来就不排斥传统的常用体存在,只是想让大家多些选择罢了。

只是:无论您接不接受,《云翔词谱》介绍的一系列新概念结构,是不以人们的意志而“自然”存在的,是货真价实的格律体结构!

.抛砖引玉,玩翻【十六字令】!

       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云翔尝试用各种方式向大家介绍新概念格律体结构,但都是没有作品的空白格式谱,即从来没有一篇云翔的作品。这是因为云翔追求着完美,总试图将所有新结构的格式谱,都能得到一个“给力”的作品,来作为“支撑”;但云翔自己却无力,所以不得不只将格律诗、词的新概念格式谱公布于众,也就是说很多新格式谱是开了空白的“天窗”。这并不是云翔轻率而急于求成,试想,如果云翔不将这些新概念结构体及早地展示给大众,那么又有几个人会去了解、认知、接受,并照此尝试去创作呢?云翔企盼着大家能给予支持与回应,帮云翔一起收集各种结构体的佳作来。

      独到的视野、开放的理念、博采众家之精华,一定会使得云翔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些空白的格式谱填满,使格律体的【六面体】理论能及早趋于成熟与完善。

     众人拾柴火焰高,唐诗的成果,是唐代之前几百年及数代人心血及精华累积的总和;宋词的成就,是唐宋两个时代全体诗词人共同努力的结晶之大成;那么崭新的各种新概念格律体结构,何尝不应是我们当代人的“集大成”呢?泱泱华夏,英雄我代倍出,望一切有识之士,合力共奋之,齐心协力合手给未来留下一个圆满的句号。

       因此,云翔没有选择地,只有首先“挺身而出”了,“抛砖引玉”以拙作示众,切莫见笑,如能稍微引起一些漪澜,达到抛砖引玉的效果,那是云翔的期盼!

 

本文发表于 2014-08-14 23:47 ,被阅读过 1033 次    [举报] 自动注释
【赠送礼物】
赞(6) 收藏(3)    

人人都是伯乐,欢迎推荐作品
填写推荐理由:

提示:
1、每周只能推荐一篇作品,提交后由编辑讨论决定是否显示到首页。
2、为了减少工作量、鼓励会员创作,2013年10月29日以前发表的作品不再接受推荐。
3、您也可以通过自荐、圈子等途径推荐作品。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网名: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内容:
呼朋唤友 (@好友)     【表情】
 

电子诗集
诗友评论 (11) [我要评论]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移动作品...
将作品移到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