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希宾:楹联管窥江南雨:填词入门(系列课)书法作品评选投票中

湖边小镇的个人空间



关闭


(建议尺寸1200x260像素)
贬褒无碍语凭真!不净污瑕水怎纯?空枉诗心求好玉?笔端清雅满园春!欢迎拍砖!   
井蛙孤唱“忒”衰歌! [其它]   文/湖边小镇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井蛙孤唱“忒”衰歌!

云翔新近又获封一头衔“井底之蛙”,欣然接受!!

本来云翔就有自知之明,早已言明云翔的无知。不过称云翔提出一些词律方面的疑问,就是“丢人”?云翔还真不能接受,不是可以“不耻下问”吗?不是可以“各抒己见”吗?难道只有无辨识地“鹦鹉学舌”般“愚忠”、“媚行”,才是唯一之途?

闲言少叙,对于【竹香子】,云翔依旧“无知”地质疑《钦定词谱》的毛坯谱,还有一点意义吗?请看:

竹香子双调五十字,前后段各四句、三仄韵     刘过

一桁窗儿明快 料想那人不在 熏笼脱下旧衣裳 件件香难赛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匆匆去得忒煞 这镜儿 也不曾盖 千朝百日不曾来 没这些儿个采
平平仄仄仄仄仄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

您知道《钦定词谱》的威力吗?仅以52网为例,大约有三百多人(次)填,云翔大致抽查了二、三十首,居然都是亦步亦趋地“倚声填词”,这是什么概念?

1.宋代:刘过创词,绝对孤篇冷词;

2.元代:无(也许有);

3.明代:无(也许有);

4.清代:胡薇元新填一首,与刘过体不同,是结构修正体;

5.近现代:高燮续填两首,与刘过体不同,与胡薇元相同,是结构修正体;

6.当代:仅52网大约有三、四百首,与刘过体相同。

当代作品不可谓不多,仅一个网站,就有历史总和的一百倍之多,然而,还是然而,倘若刘过体是一个正确词构,那么这种欣欣向荣的形势,真是令人大喜过望!

偏偏《云翔词谱》又提出了“无知”的问题,刘过词下阕首句,一定要按《钦定词谱》诠释的“平平仄仄仄仄”吗?四连仄就是因为【竹香子】符合古乐吗?对于“平平仄仄仄仄”的句构,借用诗友的语言,就能吟咏出“听起来真TM上口入情有神韵”吗?

云翔深知,云翔是“一意孤行”!不过,虽然云翔有疑问,但是,云翔绝不是想与广大诗友为对立面,因而,云翔从未贸然去广大诗友的空间“说三道四”,云翔也从未有强加别人的意愿,云翔只是将自己的学习心得,在自己的空间与大家分享,《云翔词谱》研究的结论是:

               标准体A【竹香子】词牌格律  48字六仄韵)

中仄中平平中仄中平平    (第一【意群】六字句单仄入韵,六字句单仄促韵)

中平中仄仄平平, 中仄平平    (第二【意群】五字句单仄入韵)         

中平中仄平,中平中仄平    (第三【意群】六字句单仄入韵,六字句单仄促韵)

中平中仄仄平平, 中仄平平    (第四【意群】五字句单仄入韵)

  注:1.标准体A竹香子】无统一【主韵律】,虽然都是单仄入韵,但奇数【意群】是标准六字句【词句】

        入韵,且第一【意群】是“中仄中平平仄”,而第三【意群】是“中平中仄平仄”,两者句型完全不

        同;偶数【意群】统一是标准五字句【律句】“中仄平平仄”的单仄入韵。

2.请特别注意,上阕两个六字句是相同的标准“中仄中平平仄”单仄句型,而下阕两个六字句也是相同

   的“中平中仄平仄”标准单仄句型,这是【竹香子】的词律特征

3.标准平仄谱的“中”表示“可平可仄”,其它平仄一字不可易。

有诗友称词构无优劣之分,果真是那样吗?对于标准体【竹香子】,《云翔词谱》不否认是按标准【词构学】、标准【句构学】、统一【主韵律】、优化【主格律】等诸多因素,推理而得,属于诗友所称“空搭楼阁”范畴,但可以将【竹香子】的声律特征“自圆其说”,《云翔词谱》认为,标准【竹香子】具有以下格律特征:

1.全词共四个【意群】,是接近于叠格词构;

2.第一【意群】的两个六字句,是相同的标准“中仄中平平仄”标准句型,单仄韵;

3.第三【意群】的两个六字句,是相同的标准“中平中仄平仄”标准句型,单仄韵;

4.偶数【意群】尾是相同的“中仄平平仄” 标准句型,单仄韵;

5.不入韵的两句,是相同的七字句“中平中仄仄平平”缓韵,即统一【主格律】;

6.虽然六字句不同,但最大化地以单仄入韵,以求得韵律的相对和谐。

对于《云翔词谱》的结论,您认为是与传统的基础格律理论相悖吗?对于这么多明显特征的标准体【竹香子】,您不感觉其平仄结构“精美绝伦”吗?

有诗友可能问,这些与刘过的【竹香子】有什么关系吗?请看:

              范词欣赏:衬字体A竹香子刘过50字六仄韵)

中仄中平平中仄中平平    (第一【意群】六字句单仄入韵,六字句单仄促韵)

一桁窗儿明快,料想那人在。

中平中仄仄平平, 中仄平平    (第二【意群】五字句单仄入韵)

熏笼脱下旧衣裳,件件香难赛。         

中平中仄平,   中平中仄平 (第三【意群】六字句单仄入韵,六字句单仄促韵)

匆匆去得煞,镜儿也不曾盖。   增加领字

中平中仄仄平平, 中仄平平    (第四【意群】五字句单仄入韵)

千朝百日不曾来,没这些儿()采。 增加衬字

  注:1.因上阕两个六字句是相同的“中仄中平平仄”标准句型,虽然“不”是多音字,严格讲宜平。

2.此范词的“”宜平,是口语化的强调语气,虽然可以,但属于出律瑕疵,四仄尾不宜盲目仿效

3.下阕第二句是增加领字“这”,因两句标准句型均是“中平中仄平仄”,所以创作时可以减去

4.结句是增加衬字“个”,此句与上结相同,所以创作时可以减去

     的确,乍看标准体【竹香子】,与刘过词似乎不同,特别是下阕,《钦定词谱》用“这镜儿、也不曾盖”摊破句读,其实是增加一个强调的领字“这”,如果将领字去掉,则“镜儿也不曾盖”,是标准的“中平中仄平仄”句型,大家应该清楚,宋词中多一字或者少一字,是习以为常的事,刘过只是增加一字而已。

对于“匆匆去得忒煞”句,只是“忒”字出律瑕疵,但体会词意,明显感觉是口语化的强调语气,虽然可以,但呈现四仄尾,《云翔词谱》认为:不宜盲目仿效!如果将“忒”字替换成平声,那么和“镜儿也不曾盖”句,不就是相同的标准的“中平中仄平仄”句型吗?与标准体【竹香子】的特征完全一致!

同理,下阕结句“没这些儿个采”,只是增加衬字“个”,如果将衬字去掉,那么“没这些儿采”与上结“件件香难赛”,是完全相同的标准句型“中仄平平仄”,所以创作时可以减去

减去刘过体的领字、衬字,刚好还原【竹香子】的本来面目,这就是“求正容变”的求证过程。

《云翔词谱》认为刘过体有以下不足:

1.口语化太重:出现三句儿音“窗儿、镜儿、些儿”;

2.随意使用强调语气“忒”,呈现四仄尾;

3.随意增加领衬字,使得人们一时看不清【竹香子】的本来面目。

对于以上这些,连《钦定词谱》都称“此调似近谑词,因其调僻,采以备体”,不过《钦定词谱》也有欠缺:

1.按范词的实际平仄标识,是毛坯谱;

2.人们只字不差地“倚声填词”,误导人们“死”填词;

3.没有清楚地告知标准体的存在;

4.增加领字后,没有按【句构学】做“上一下六”句读,而摊破成“上三下四”。

《云翔词谱》的这些言论,可能不足以说明问题,也不会有人相信!请看:

               标准体B【竹香子】词牌格律    

              范词欣赏:标准体B竹香子清末胡薇元46字五仄韵)

中仄中平平中仄中平平    (第一【意群】六字句单仄入韵,六字句单仄促韵)

枕上五更风劲,雪上归鸿印。

中平中仄仄平平, 中仄平平    (第二【意群】五字句单仄入韵)

寒原衰草日如霜,不信花朝近。         

中仄仄平平, 中仄平平        (第三【意群】五字句单仄入韵)

才下马嵬坡,又过扶风镇。

中平中仄仄平平, 中仄平平    (第四【意群】五字句单仄入韵)

笋舆都道昨朝轻,辇了新愁恨。

  注:严格讲“爪”字宜平,使之统一单仄入韵。

   【竹香子】是断代词,宋元明无人问津的原因,也许就是刘过词哪些不足,清末词人胡薇元新填一首,好像是清代唯一的一首,但非常明显,胡薇元将下结衬字取消,“不信花朝近、辇了新愁恨”是对称相同的标准句型“中仄平平仄”,与《云翔词谱》的分析完全一致。

另外,胡薇元也将刘过增加的领字取消,不过多取消了两字,用相同字数的标准五字句句型,并且以“才下马嵬坡,又过扶风镇”流水对安排,赞!不过严格讲“爪”字宜平,是小小的遗憾。尽管如此,显而易见的是,没有按刘过的瑕疵体去“死”填词,同时突出标准体【竹香子】四个相同的结构特征,是真正继承和发扬宋词词构精髓的典范!

请继续欣赏近现代的作品:

范词欣赏:标准体B竹香子近现代高燮46字五仄韵)

中仄中平平中仄中平平    (第一【意群】六字句单仄入韵,六字句单仄促韵)

煮茗提壶花畔,修竹梧桐葱茜。

中平中仄仄平平, 中仄平平    (第二【意群】五字句单仄入韵)

平添童子二三人,顿觉春光满。         

中仄仄平平, 中仄平平        (第三【意群】五字句单仄入韵)

境不别仙凡,童叟无须辨。

中平中仄仄平平, 中仄平平    (第四【意群】五字句单仄入韵)

待他青鬓尽如银,定卜河清见。

  注:1.标准体B竹香子】虽然无统一【主韵律】,但主要是五字句标准【律句】“中仄平平仄”的单仄

        入韵,只有第一【意群】是标准六字句【词句】“中仄中平平仄”单仄入韵。

2.标准平仄谱的“中”表示“可平可仄”,其它平仄一字不可易。

    时至近现代,好像又只有高燮一人续填【竹香子】,不过高燮一共填了两首,与刘过体不同,而与胡薇元相同。特别注意,高燮两首词的第二句,分别是“修竹梧桐葱茜”、“杨柳丝丝如舞”,明显修正胡薇元的“爪”字,均是标准句型“中仄中平平仄”,赞!至此【竹香子】经过几代词人的修正,终于将平仄完美的词构呈现人们面前,即46字的标准体B【竹香子】。

诸位,您可以不相信《云翔词谱》之说,但面对清代及近现代先贤的不懈努力,应该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吧?如果能接受他们的修正,那么将标准体B【竹香子】的下阕五字句,各“补”回一字,回归相同的六字句型,即标准的“中平中仄平仄”,不就是《云翔词谱》的48字标准体A【竹香子】吗?不可以吗?

结论:

再次重申一次,《云翔词谱》的研究及结果,无任何强迫他人接受之意,相反,当您知道【竹香子】词构的真正结构原理后,您是否可以有多样选择?

1.48字标准体A【竹香子】填词,第一优先选择(面前还无人填);

2.46字标准体B【竹香子】填词,第二选择(清代及近现代均有范词);

3.按《钦定词谱》“倚声填词”,继续填刘过的瑕疵结构,应该是最后的选择吧?

假设:

假设三百年之后,倘若那时的后人,看见目前52网的300首(姑且都算按刘过体填词),加上刘过词,一共301首,对比胡薇元和高燮的三首,试想那时的后人,还有一点点的抗拒能力吗?他们或许像现在我们看宋词一样,如果一个词牌宋人填了300首,都是“平平仄仄仄仄”句型,谁还敢说一个“不”字?只有乖乖地认可“倚声填词”了,他们还有回天之力吗?

其实目前的实际情况是:刘过一首,对比胡薇元和高燮的三首,很明显修正体占了绝对优势!当代人不应该反思吗?

当代人没有沿着先贤的正确足迹前行,而是稀里糊涂地按《钦定词谱》转回,重新在原地打转转,这难道不是悲哀吗?好啦,既然不愿意云翔这只井底之蛙唱悲歌,那么就唱唱衰歌吧!借用刘过的“忒”字——井蛙孤唱“忒”衰歌!是云翔这只井底之蛙在庸人自扰吗?词构优化之途将何去何从?不令人深思吗?是云翔在“非要死抱这个韵谱那个韵书地往无路的岩壁上望叹,估计也只好自己选择无路呵:)。”吗?

朋友,不喜勿拍,可以不看,给云翔这只井底之蛙,一点点屏前悲鸣的机会吧!

不当之处,请批评指正!谢谢!

 

 

本文发表于 2016-04-12 12:38 ,被阅读过 568 次    [举报] 自动注释
【赠送礼物】
赞(10) 收藏(1)    

人人都是伯乐,欢迎推荐作品
填写推荐理由:

提示:
1、每周只能推荐一篇作品,提交后由编辑讨论决定是否显示到首页。
2、为了减少工作量、鼓励会员创作,2013年10月29日以前发表的作品不再接受推荐。
3、您也可以通过自荐、圈子等途径推荐作品。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网名: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内容:
呼朋唤友 (@好友)     【表情】
 

电子诗集
诗友评论 (19) [我要评论]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移动作品...
将作品移到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