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希宾:楹联管窥江南雨:填词入门(系列课)书法作品评选投票中

老班长的个人空间



关闭


(建议尺寸1200x260像素)
个性签名:攫人长,补己短;走实路,始今天……   
蝶恋花·女人花(红军女子独立师忆) [蝶恋花(词林正韵)]   文/老班长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花木兰曾说:有人说, 离家太远,就会忘记故乡 ;杀人太多,就会忘记自己 。在战场上死去,生命像雨水落入大地,毫无痕迹……
【妇女独立师成立始末】1933年3月,红四方面军[1]入川开辟川陕革命根据地,大批妇女投入革命。随后从川陕省委机关和众多优秀妇女中挑选出400多人,在四川省通江县组建了“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营”。该营下辖4个连。第一任营长陶万荣,政治委员曾广澜,时任红四方面军政治部主任的张琴秋直接领导妇女独立营的工作。从此,红军第一支正规妇女武装诞生了。同期,邻近的苍溪县建立了妇女独立连,长赤县建立了妇女独立营,1934年2月,广元县妇女独立营也在旺苍坝(今广元市旺苍县[2])成立。根据敌我斗争的形势需要,1934年11月,红四方面军总部、川陕苏维埃政府制定了《川陕甘计划》,要求:“各县组织一支女侦察队侦察敌情,破坏敌人后方,组织看护队、慰问队、洗衣队、妇女参加运输队,担架队,在敌人后方办招待所,男子在前方打仗,女将在后方煮饭送饭,站岗放哨。”方面军总部以及川陕苏区46个党政区机关从通江县南移旺苍坝后,将广元县妇女独立营与长赤县妇女独立营合编为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2团。
1935年2月,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为迎接中央红军入川共同北上抗日,把从苏区各地撤到旺苍来的妇女工作人员集中起来,连同原来的两个妇女独立团共2000多人,在旺苍县王庙街整编为妇女独立师。妇女独立师由方面军总指挥部直接领导,师长张琴秋[3] ,政委曾广澜。独立师下辖两个团,第1团张琴秋任团长兼政委,该团战斗力较强,为总指挥部机动团,驻旺苍坝、张家湾、黄洋场一带。第2团曾广澜任团长,刘伯新任副团长,吴朝祥任政委兼政治部主任。该团主要任务是保卫机关、红军医院、仓库、运送□、转送伤员等,驻百丈关、庙二湾一带。
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师是我军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妇女武装。长征中,妇女独立师人员有比较大的减少。1936年,妇女独立师整编为“妇女抗日先锋团”,同年10月参加“西路军”艰苦作战,最终折戟祁连山。


女子花开人几懂。些许朦胧,独立师骁勇。姐妹两千

信仰共,懋功甘孜会宁总。



驰骋走廊枭寇涌,殊死拼囹,两万兰花梦。苍海史


夹缝,哀歌一曲红尘中。


           
两万兰花梦:两万指西路红军21800年轻红军战士的昂扬士气。《兰花梦》清代小说。

 七绝。女人花



  独立红师女人花,杜鹃泣血染西沙。


  两千姊妹俩万梦,一朵羞花一片霞。


                (仄起入平水韵/六麻、入新韵/一麻)

曹育民诗友赠玉高挂共赏:

娘子军,

中华巾帼扬军魂。


前赴后继洒热血,


为红星,为人民,


抛头颅,苦受尽,


无悔无怨震乾坤。


先辈开颜笑,


长歌传古今。


    【师长张琴秋简介】

 

1904年1115日出生于浙江桐乡石门镇的一户小康人家。19244月,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并于同年11月转为中□员,成为我党最早的女党员之一。

1925年11月,在党组织的安排下与张闻天、王稼祥、乌兰夫、伍修权、孙冶方等一百多人来到莫斯科中山大学留学。1930年潜回上海。翌年,进入鄂豫皖苏区。任军校政治部主任,1932年夏反围剿时,担任了根据地第一位女县委书记。

红四方面军主力突围西进,到达川陕边区后任方面军总政治部主任。她反对过张国焘的错误,遭受打击报复,被调任总医院政治部主任。

1935年初,红军在川东北建立了历史上建制最大的妇女部队——四方面军妇女独立师,由她任师长。长征途中,改任川陕省委妇女部长。其后,在西路军任组织部长。

1936年10月,红四方面军一部两万余人组成西路军,进入甘肃河西走廊

1937年3月在分散突围中被俘,经周恩来向国民党点名交涉后被释放回延安。她担任抗日军政大学女生大队队长、女子大学教育长。解放战争期间,在中央妇委长期担任秘书长。

新中国成立后,长期担任纺织工业部副部长,分管女工工作。1955年解放军首次授衔时,张琴秋早已到地方工作,这位惟一的红军女将便没有被授予军衔。

文化大革命风暴中,性格刚烈的她受到诬陷和迫害,于19684月愤然以死抗争。19794月,党中央正式为其平反。

 

妇女抗日先锋团政委吴富莲简介

 

吴富莲 (1912-1937) 女,福建省上杭县官庄乡吴屋村人。1912年生于一个贫农家庭,周岁丧父,母亲忍痛将她送人做童养媳。

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上杭官庄区苏维埃政府妇女部长,上杭县委委员。闽粤赣省委(后改为中国共产党福建省委)妇女部巡视员。福建省委妇女部长。长征中分配在卫生部野战医院干部连担架排任政治战士,负责护送负伤患病的中央领导同志。

懋功会师后,她被调到四方面军工作。19367月,红军第二、六军团在甘孜与四方面军会师,她被任命为妇女先锋团政治委员。

10月,红军三大主力在甘肃会宁会师后,组织西路军西渡黄河,但西路军进入河西走廊后,陷入国民党地方军阀马步青、马步芳、马鸿逵部的包围圈。12月,妇女先锋团在甘肃张掖县倪家营子遭马部骑兵、步兵四面包围,她指挥全团英勇作战,突出重围。经过3个多月的殊死血战,红军西路军及妇女先锋团在给敌人以重大杀伤的同时,自身也损失惨重。

1937年3月,妇女先锋团转到祁连山犁园堡一带,被敌军追上,吴富莲和团长王泉媛带领妇女先锋团,在茫茫戈壁滩上,与敌人孤军奋战、浴血拼杀了33夜,打退了敌人无数次的疯狂围攻,终于弹尽粮绝,负伤被俘。敌人企图以残酷折磨迫使她屈服,对其进行威胁利诱和百般折磨,她不但丝毫不为所动,还以□斗争进行反抗,最后吞针而死,年仅25岁。

1983年,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妇女抗日先锋团团长王泉媛简介

 

王泉媛(1913—2009),原姓欧阳,江西省吉安县敖城乡沪富村人,16岁被送给茶园村一王姓家,改姓王。1930年春参加革命。19341月出席中华苏维埃第二次全国工农兵代表大会。并加入中国共产党

曾任指阳区少共区委妇女部长、少共吉安县委妇女部长、湘赣省委妇女部干事。少共中央青妇干事、中央妇女部委员;中共川西省委妇女部长。

1936年8月,调任西路军总指挥部妇女抗日先锋团团长。19374月,驻在甘肃临泽县城的妇女先锋团被国民党军马鸿逵部围击瓦解,她带领秘书李开芬等5名女战士,在祁连山区与敌周旋1个多月后被俘,身陷囹圄。

1939年3月逃脱,逃到兰州八路军办事处,请求归队未果,□在甘肃、四川、云南、贵州等地。19424月,回到老家敖城。在娘家以开饭店为生,并暗中寻访中共地下组织,未能如愿。19488月,与泰和县早禾市刘瓦村刘高华结婚。1949年秋,泰和解放,她先后在津洞乡、禾市区工作。1951年,因丈夫被诬告入狱受株连,1962年平反后,担任大队妇女主任,生产队长,后调公社工作。

1962年春节后不久,朱德、康克清重上井冈山——长征途中曾与王泉缓一起三过草原的康克清同志,千方百计寻找王泉媛的下落,阔别27年的战友重逢了;康克清同志对吉安地委负责同志讲:王泉媛同志我了解,这么好的同志该让她出来工作。这年冬至1971年,担任禾市敬老院院长,她全心全意为福利院老人谋福利,并先后收养过7名孤儿把他们培养成人。

文化大革命”期间,遭受四人帮迫害。1981年,她应全国妇联邀请,参加第五次全国妇女代表大会。曾任省政协四届委员,泰和县第四、五、六届政协委员。

1989年,王泉媛被国家确认应享受老红军战士待遇时,已76岁高龄。

仍为大中小学作传统教育报告,为全国(包括海内外)数十家、数百家报刊杂志、广播电视单位的记者讲述革命经历。

2009年45日,这位饱经风霜、战功赫赫的老红军女战士在江西省泰和县人民医院不幸逝世,享年96岁。

西路军女战士的悲壮人生

 

妇女抗日先锋团,是由团长王泉媛、政委吴富莲、特派员曾广澜领导的1300余人,当年平均年龄还不到20岁,且能征善战的队伍,是红军史上绝无仅有的大规模妇女武装,也是西路军的一支主力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全团辖3个营9个连。前身是川陕根据地赫赫有名的妇女独立师(团)。1936年冬到1937年春天,随两万一千八百人的精锐部队(含妇女先锋团)。)穿行于河西走廊。短短五个月之内,这支部队几乎全军覆没,最终只存活四百余人。在极其艰苦的战争环境中,她们不仅缺少武器□,缺衣少粮,甚至女战士来月经的时候,只能用沙子来垫。她们在长征路上征战,在死亡边缘徘徊;在西征的最后关头,担任了执行中央军委命令、掩护主力部队撤退的任务,几乎凭借血肉之躯引开了敌人;又在马匪的淫威中抗争,九死一生,身陷绝境,苦苦寻觅着中央和红军。

1937年120日,马家军向高台县城发动进攻,妇女团第3营与坚守高台的第5军的将士们并肩战斗,当敌人攻上城头时,男女战士都投入肉搏战,3营的女战士大部分在血战中牺牲。在临泽一战中,妇女团损失近400人。在梨园口战斗中,她们又有40余人牺牲。在掩护总部向石窝山转移时,妇女团勇敢完成了阻击任务。在祁连山打游击时,与敌相遇,女战士们经过生死拼杀,只突围出来200余人。被饥饿和寒冷□着她们,在牛毛山附近燃火取暖时,被敌人发现,不幸全部被捕。在历次战斗中,妇女团团长王泉媛、政委吴富莲、特派员曾广澜、政治部主任华全双等相继被捕。这支转战川陕甘、屡立奇功的巾帼之旅,从此消逝了。

西路军这次的失败,是解放军军史上少有的几次大失败之一。据有关资料统计,红军西路军出征时总人数约21800 余人。其中,战死者约7000余人,其中团以上干部143人,军、师以上干部20多人;被俘后遭残酷杀害者约5600人;被营救返回延安者约4700人;失散流落在沿途的约4500人。敌人对西路军的残害是相当严重的,尤其是马步芳杀害了西路军被俘虏的战士,仅在张掖,就杀害了3200多人。杀人的方法花样百出,有□、枪杀、火烧、扒心、取胆、割舌等多种残忍手段。

女红军的遭遇就更悲惨了,被俘的西路军女战士,遭受了非人折磨,有的被残害致死,有的饱受凌辱,有的流落他乡,能够回到延安的是极少数。马家军对被俘幸存下了的女红军战士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大多被集体轮奸,然后分给部下做妻妾丫环,甚至转卖多处。被俘女红军主要被集中在西宁新剧团中山医院和羊毛工厂。在羊毛工厂的人,白天做苦力撕羊毛,撕不好就挨鞭打,年岁较大的女战士随时都被工头拉去奸污。一位幸存的女战士不愿意去回忆这段给她带来无限痛苦的历史,她的战友,有的战死河西;有的被俘后被马步青赏赐给部下,有的被蹂躏而死。能够活下来,老人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很多女战士从俘虏营逃出来,隐姓埋名沿途要饭,做工、放羊,只有个别人侥幸回到大部队或是家乡。不少人永远留落在了大西北。

据甘肃省妇联1984年的调查统计,甘肃省散落民间的女红军还有231人,其中多数为原西路军女战士;青海各地散落民间的女红军,还有136人,全部是原西路军女战士。


      资料来源:红军城纪念馆



本文发表于 2015-06-13 16:07 ,被阅读过 1095 次    [举报] 自动注释
【赠送礼物】
赞(49) 收藏(10)    

人人都是伯乐,欢迎推荐作品
填写推荐理由:

提示:
1、每周只能推荐一篇作品,提交后由编辑讨论决定是否显示到首页。
2、为了减少工作量、鼓励会员创作,2013年10月29日以前发表的作品不再接受推荐。
3、您也可以通过自荐、圈子等途径推荐作品。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网名: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内容:
呼朋唤友 (@好友)     【表情】
 

电子诗集
诗友评论 (59) [我要评论]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移动作品...
将作品移到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