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诗歌创作提高班江南雨填词课(小令班)【擂】赋得无憀当岁杪,有梦到天涯

停灯向晓的个人空间



关闭


(建议尺寸1200x260像素)
个性签名...   
有感(十三) [七绝]   文/停灯向晓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最近把陆幼青的《死亡日记》重读了一遍。

首先给我的感觉是文字很不错。但最重要的是,透过文字可以看到作者面对死亡的那种平静的心情,仅仅这一点就让人感到敬佩。继而我想,陆幼青本来是可以写出很多很好的文字,让世人知晓,但他只是在死亡的倒计时的时刻才开始写作,可惜晚了一点。这以前,当他尚未预测到生命的尽头的时候,他忙的是生意,是创业,很少去考虑生命、死亡之类的问题。换句话说,人们只有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生命的思考。

读完本书,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这倒不是仅仅因为作者遭遇绝症痛苦的心情感动了我,反倒是作者的平静让我不能平静。一个被宣布只有100天生命的人,不仅没有被死亡的恐怖所压倒,反倒与死亡拉开了距离,把玩起死亡的哲学命题,进行体验生命的思考,这需要多么大的毅力!“向死而生”这个真正深刻的哲学命题,不是每个人都能体悟到的。时间的最大特点就是它的“不可逆性”,它一旦发出就不可收回。在正常人(尤其是年轻人)的眼中,时间是一个向前展开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他可以安排自己一生的行程,考虑的是将来的行动。可是当这个向前展开的过程很快就要中断的时候,此时此刻的人面对的世界就会立即与普通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陆幼青在《死亡日记》中告诉我们的就是这样一个世界。

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初读陆幼青的文字,我倒读不出“哀”的感觉(“善”的感觉倒是有的),如果不是经常出现的一些提示语的暗示,倒很像是在读一个作家写的随笔散文集。但他那轻松空灵的笔调,那出自肺腑不假雕饰的文字,那深入思考人生真谛的机智和睿敏,那纯净澄明的境界,那富有诗意的情怀,以及蕴藏在其中的丰富的内涵,深厚的感情都叫人难以忘怀。这一切都是在作者强大的镇静和坦然的包裹下出现的,因此,那悲哀沉痛的一面反倒让人不易感觉到了。

陆幼青是真诚的、无遮盖的。他谈癌症、谈死亡、谈自身受到的折磨、谈亲情、爱情、友情、谈对生活的向往,对生命的热爱,谈死后的安排,谈时事、谈足球,谈天气,谈旅游,谈灵魂等等,可谓无所不谈。他谈得轻松自然,全是肺腑之言,没有任何的世俗之气,没有任何的矫情做作。他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任何索求,因此他也不必再忌讳什么,他甚至亲自和家人一起去选择自己的墓地,这一切在常人看来都是不可思议的的事情,陆幼青却做得那样坦然。

陆幼青对生活是热爱的。照常理说,重病之中的人对世界是会产生一种疏离感甚至发展出一种敌对的感觉,因为这个世界即将不属于自己,诚如李商隐诗所说:“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虽然外面的世界像往常一样,照样是明媚的阳光,照样是绿色的草坪、照样是清澈的喷泉,但这些对自己来说都没有了意义,都将不复存在,这是何等残酷的事实!陆幼青在这样残酷的事实面前,不是沉溺于其中不能自拔,而是抓紧时间回味美好的往事,体验生活的乐趣,这样就大大提高了他最后一段时间的生命的质量。他回忆父亲母亲,回忆姐弟之间的手足之情。他谈饮食,并从中悟出“人生在世你享受的种种乐趣是带不走的”的道理,他用不无调侃的口气谈起自己的抽烟嗜好,他虽然采用的是毫不在乎的口吻,但那行文中包含了多少悲哀!他对待死亡的安祥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得之于他的父亲。他的父亲也是被医生宣布为有生命极限的人,陆幼青说:“尽管死亡的威胁早已高悬,父亲却仍然向我展示他是如何热爱生活的。”他跟随父亲看电影、听收音机,听父亲讲故事、讲社会问题、政治问题,他从父亲那里汲取力量。他对江南独有情钟,在扬州、在杭州流连忘返,品味浓郁的江南风味。《江南雨》是一篇融诗情和哲理于一体,既是对生活的诗意的体验,又是对生活底蕴作深刻思考的好文章。令人惊叹的是,他在重病缠身的状态下,依然保持有良好的审美趣味。“我见过很多的雨,黄山的雨是墨、海上的雨是线、草原的雨是绿、戈壁的雨是苦,而城里高楼的雨只是水,偏这江南的雨是心情,各种各样的心情,常历常新的心情,想起那20年前的雨,今天的我依然有哭的感觉。”陆幼青很少用“哭”这个字眼,然而当他看到江南的雨,回忆起年青时的一段情感经历,那善解人意的雨勾连起往事的诗意般的回忆时,他哭了,那眷恋美好生活的愿望再次强烈地占有了他。

陆幼青对死亡的见解是独特的,他的死亡观在于“接受死亡的我与体验死亡的我”的统一。历史上有很多大的哲人都谈论过死亡这个话题,但是他们的立论大多根源于哲学的或者是宗教的意识,陆幼青则是真正地对于死亡的体验,因此他才能说出下面的这段话:“人类惧怕的并不是死亡的本身,而是往往与死亡如影相伴的伤痛和病苦;人类痛苦的不是对死亡后的世界的一无所知或告别人间的繁华,而是很少有人在以死亡为题的考试中对自己的生活质量打一个高分,大部分人都是带着没活够、没活好、没活畅的痛苦一步三回头的离开这个世界的。”没有经过死亡痛苦熬煎的人是很难体味其中况味的,这种痛苦可能真正是“生不如死”的痛苦。但人生的痛苦不仅仅是肉体上的,还有精神上的。陆幼青说:“人生如一个巨大的幼儿园,早上,上帝把玩具和好吃的给你,而到了傍晚,上帝又把这一切收了回去,让你体会得而复失的痛楚远远大于得到的快乐。这就是死亡的痛苦。”人是无端地被抛入这个世界的,又无端地叫你离去,这是真正叫人难堪的事,也是一个永远破不开的谜。陆幼青在大限将至的时候,对这个话题自然是关心的,他发问道:“我是谁?来自哪里去向何处?人死后有灵魂吗?”,这个问题,古往今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问过多少遍,陆幼青回答说:“这是个廉价、常见、无解的问题。”其实,灵魂的问题是个不可知的问题,但人类偏要把这个问题弄个水落石出,只要人类存在一天,这个问题就会继续困扰人类一天。于是在理性不能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就会出现宗教,出现关于神灵的各种各样的猜测和解释。陆幼青说:“人有没有灵魂是件可疑的事情,可人是一种能量聚集而成的,现在,这种能量要散开,要恢复他原来的状态,就象这能量的聚集是在痛苦和爆发中形成的一样,这种能量的散开也是在痛苦和消磨中完成。”在这里陆幼青是用委顺自然的态度对待人的生死的,人的生命得之于造化,人的死亡又归之于造化,这又有什么可哀叹的呢?陆幼青说:“难道人生说到底就是一次参观?而灵魂这东西就是那卡?交卡,在参观和生命的终点。我用的是别人用过的卡?而有人正等着我手里的卡盼望着一次参观呢。交了卡之后,还能去看看别的什么吗?”把死亡想象成一次参观,从而轻轻松松地走完自己的路,在对死亡的戏虐之中淡化对死亡的恐惧,这可能也是形成陆幼青面对死亡所以会有那样平静心态的一个重要原因。

陆幼青对人生的思考是机智的和睿敏的。他从品茶和喝咖啡当中,可以分辨出茶色人生与咖啡人生的区别。他说:“茶色人生的节奏细密而碎,看上去是缓而慢,因是一种不间断的循环,其实是不慢的;咖啡色的人生,常因咖啡而停顿,是慢了,但因此有了节奏,怕是不那么累心。”人生的道路怎么走?陆幼青的回答是:“慢慢走,欣赏啊。”人生苦短,但可叹的是,人们偏要急匆匆地走,多少美丽的风景就在身边,偏不知道欣赏,等到匆匆忙忙赶到目标时,自己的生命也到了尽头。陆幼青说:“日出日落,咱呆在城里的人见不真切的,但也不妨欣赏个片断,不见得到海边山顶起大早才算的;……如今,在中国喝一杯咖啡早不就是什么难事了,你尽可以每天端着紫砂壶,但得抽空喝上一两回咖啡,约得三五知己好友,体会一下咖啡色人生,体会一下那句交通口号:慢慢走啊,欣赏啊。”陆幼青在生命的尽头,悟出的人生哲理多么深刻!

陆幼青对于“诱惑”的解读是绝妙的。人生充满诱惑,充满危机和风险,一种潮流来了,大家都跟着跑,大家都在抢抓机遇,都预期着自己的发财的日子。然而陆幼青以他在生意场上多年的闯荡的经验告诉我们:“勇于拒绝诱惑是人生沉稳于风浪中的基本保证。我们见识过太多的失败,起因让人不可思议,为什么,就是因为那人拿自己已有的东西去换了同样的东西,还把一团风险也抱回了家。”面临死亡思考人生的陆幼青,总是要比一般人思考的问题意蕴要深得多,因为他直接面对着的是“空”和“无”,不像一般人那样总是在前面展开一个虚幻的“有”,因为有了这虚幻的“有”,人们总是要被诱惑牵着走,伴随着痛苦走完自己的路。陆幼青说:“人生的功课实际就是一门,就是对各种诱惑的取舍啊……所谓成功者,是指他们拒绝了很多真的诱惑;所谓失败者,只缘他们相信了很多假的诱惑。”让我们这些还在“健康”活着的人好好咀嚼这段话含义吧。

陆幼青离家走了,这次不是到杭州,也不是到扬州,而是永远地走了。然而他在离家的时刻给我们留下了多么丰富的精神财富啊!我在想,如果陆幼青没有生病,他很可能是一个富足的商人,一个快快乐乐走完人生道路的人,然而一场大病使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更确切地说,变成了一个探求生命底蕴 的“奇人”,一个让人们永远不会忘怀的人,此幸耶非幸耶?

来是无端去绝踪,抛身孤岛浪涛汹。

可怜尘世一微命,总把欲心添万重。


本文发表于 2017-09-30 07:45 ,被阅读过 280 次    [举报] 自动注释
【赠送礼物】
赞(92) 收藏(7)    

人人都是伯乐,欢迎推荐作品
填写推荐理由:

提示:
1、每周只能推荐一篇作品,提交后由编辑讨论决定是否显示到首页。
2、为了减少工作量、鼓励会员创作,2013年10月29日以前发表的作品不再接受推荐。
3、您也可以通过自荐、圈子等途径推荐作品。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网名: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内容:
呼朋唤友 (@好友)     【表情】
 

电子诗集
诗友评论 (72) [我要评论]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移动作品...
将作品移到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