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帮助与建议 | 发表作品 | 检测 | 词谱 | 以后自动登录

东坡居士的个人空间



关闭


(建议尺寸1200x260像素)
东坡居士   
莒地愚叟记 [赋]   文/东坡居士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莒地愚叟记

 

莒地有愚叟者,东坡之人也。或曰:莒南有群山,惜无仙居耳。故人曰: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庄生梦蝶,其不然,仙则心矣。

愚叟生于太祖二十年,其祖死而复生。其父曰,有道人高声号叫,父愠之,道人曰,孺子乃道中人也。

越三年,同组中人,宣统秀才者,教论愚叟,愚叟怠慢,苔斥之。愚叟狗窦大开,其长母曰,斯为,何以为?教论问之于父,父曰:可责罚之,若此,犬子幸甚。

又越三年,愚叟入蒙学矣。教论即去,传之于孟论,黄珠眼泪,奔流不停,颤曰:华人之国学,焉能废之。侄儿当光此大业,况白杜等辈行走于盛世,哀嚎与国难,焉能为圣?汝当学子瞻稼轩,千古留名也。愚叟弗懂,犹自汗流浃背也。

又越七年,愚叟中蒙毕,其父曰,家贫欲济,孺子可为工也。于是脱却寒窗,遁入名利之门,犹初心难改,一心向学矣。又师曰:人之一生,终难脱却衣食冷暖,子欲行文,乃羽翼未生,何不借此衣食,行文于千古者也。愚叟恍然,点头应之。

年少不经风雨,遇贵人枉顾之。由是遭小人讽诘,屡欲陷之,况世事堕入酒色之乡,愚叟被陷,入荒山小站,竟日苦读诗书,星夜独临山顶,以琴对曰,子瞻与闻,衍有广寒之乐哉!

至若不惑,犹惑心未止。兴遇赵子,赵子曰:虚极静笃,大道自然,心若明镜,焉有浮尘?凝心思之,其道自开,双手合十,只轮乾道坤道。心门之开,在乎深挖思想矣。愚叟豁然开朗,愚与聪慧,一言以敝之。

若此,愚叟与明月对酒,与朝日放歌,与夕阳共舞,与黄昏牧牛。何其乐哉,东坡焉有此乐哉?唯一海沧浪,拍于沙滩,于心同,何故言明者也。

今岁金菊又绽,芳华仍旧,把酒临风,虽无甚喜,亦归坦然。愚叟无谢朓之气,太白之霸,工部之迂腐,子瞻之起伏,稼轩之哀哉。只此一愚叟,愧立于天地者也。

翌日,禹锡采赤叶,登门而访,阖门不及,家中唯有豆腐一盘,别无他矣。禹锡乐之,青菜豆腐,犹如苔痕阶绿,仙人而居,遑论牛酒乎?西山绿茶,东海窄刀,番薯酿酒,酒温,刘伶忝腹而至,渊明负菊,子瞻携书,清照撷海棠,酒至半酣。白甫俱至,工部豪歌,太白白手。愚叟忘怒,欢颜之。饮至翌日,鱼肚方白,赤练围之。由是,众仙踏歌而还,愚叟顿醒,原为黄粱一梦耳。

 

刘东坡文于石臼  

戊戌年 辛酉月 丙午日   公元2018911日星

本文发表于 2018-09-11 14:07 ,被阅读过 82 次。    [举报] 自动注释
【赠送礼物】
赞(9) 查看   收藏(1) 查看    


新一篇:令无猜 (七律)
旧一篇:思师 (七绝)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网名: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内容:
呼朋唤友 (@好友)     【表情】
  (提示:请勿发表千篇一律的评论)

诗词吾爱网推出超级会员
诗友评论 (2) [我要评论]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移动作品...
将作品移到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