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客服 | 发表作品 | 诗词工具 | 以后自动登录

一色长天(洼洼)的个人空间



关闭


(建议尺寸1200x260像素)
临江风远说闲鸥,水出云台漫碧洲。瘦月天随凭屐绿,残红梦落满沙丘。   
来去 [望海潮]   作者:一色长天(洼洼)    简体 繁体

残阳,列阵般的飞翔着归去的军旅,
我唏嘘在弥漫蒲草与芦花的浊水之滨。
微风,娇羞柔媚地伸出她纤弱的手,
摸索着我这一堆躯体的残骸。

芦笛吹起古老而悠扬的绝唱,
在水一方,群鸦的足音拥着湖烟前来。
一刹,摇落满天的星斗,
将我徙于千里之外。

在无梦欲雨的秋风里,
任魔鬼披发而舞。
我灵魂之重负、诗魂之饿殍、心惘之颤栗,
如飞沫曳着残弦带来荒冢的荆轲作末次的歌唱。

任微弱之雾沉思着陈迹,
任孤雁划过轻舟坠落四野之羽。
我知道:我的躯体终归于矮草坟场,
然,如芦花的飞絮,我的灵魂将归于何方?

苍山无数,林泉潇洒,重崖叠巘飞流。疏影碧痕,珠帘十里,蓬莱燕阁清虬。
来去梦难求。跌落红尘处,市井田畴。驭马凌空,分乱水月唤轻鸥。
孤蓬往事谁留。但絮云寄水,暮草闲愁。人倦露浓,稀风泛,一掬黄沙雍成丘。
此事未能休。狂客吟爵马,终是夷犹。异日神魂归去,何处有乡洲?

        
标签: 无  
本文发表于 2021-04-10 09:46 ,被阅读过 230 次。    [举报] 自动注释
推到首页 礼物 赞(88) 查看   收藏(3) 查看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呼朋唤友 (@好友)     【表情】
请勿发表千篇一律的评论。严禁发布涉政敏感内容。《用户条例》

诗词吾爱网推出超级会员
诗友评论 (16) [我要评论]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移动作品...
将作品移到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