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客服 | 发表作品 | 诗词工具 | 以后自动登录

风雅翁的个人空间



关闭


(建议尺寸1200x260像素)
个性签名...   
我的自传(二十)七律·感念叔婶 [七律]   作者:风雅翁    简体 繁体

1958年秋,我奶奶去世后,我就回到我的亲奶奶身边,亲奶奶双目失明。由四爷(四叔,我父亲的亲弟)和四婶照顾我的日常生活。到了1959年,正好趕上了困难时期,大家都缺粮食。我四叔是个木匠,体力消耗大,需要保他吃饱吃好。我四娘也真不容易,在附近到处挖野菜(灰灰菜),但也很难填饱肚子。人说“漫說無家亦有家”,如果没有叔婶的收留照顾,我恐怕很难活下来。好在我的这种苦日子较短,很快就开学住校了。我们学生在阳逻三中每月定量30斤,老师才28斤。这说明党和政府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还总是关心青少年学生的健康成长。可是对于ᅳ个十三、四岁的孩子来说,是多么渴望母爱呀!我知道这是奢望啊!1961年我初中毕业后又回到四叔身边,跟着他学木工。但当时我很瘦弱,脑子又苯,干不了这种活,就在生产队干点农活,也很累,每天仅吃两顿饭,吃得也不饱。有一天我从地里回来,刚坐下。我四娘就质问我:"辉伢!你是不是喝了灶里煨的肉汤?"我当时莫名其妙地说"我不晓得!真的没看到!”她说:“哪礶子么为样歪了呢?”我说:“我冒(没有)到灶房里去呀!”看来她认定是我偷喝了肉汤,纠缠不休。当时我被气得发抖。心想,我四叔会给我说句公道话。没想到他不由分说地用铁锯打我。我赶紧往外面跑,他操起一把锄头照我射过来。我去找队里负责人报告。他们来劝解我四叔,并向大队部汇报了这件事。当晚,大队派王传和会计来车家塆里调解,我提出请大队领导为我撑腰,我要离开四叔家!其实,苦点累点饿点我都没怨言,但我的自尊心受到伤害不可容忍。王会计做了调解,未果。当晚我在生产队的倉库棚子里住。几天后,大队支部书记徐能发通知我去大队部,征求我意见,安排我建一所民办小学。从此,我就从事了教育事业。后来去刘集找了工作。1963年应征入伍。这是后话。不论如何,四叔四婶对我有养育之恩,我虽然受了委屈,伤害了我的自尊心。但我也不大懂事,頂撞过他们。后来他们对我也很好。堂弟妹们跟我很亲热。我多次回去看望他们。我在部队经济条件好些的情况下,每年都寄些钱给他老人家,钱不多,每年ᅳ千元,直到他老人家去世。如果他们对我小时候好ᅳ点,我会使他们老年更幸福。2015年他老人家去逝时,我和我老伴专门回乡悼念他老人家。这也算报恩吧!他可是唯一得到我回报过的恩人呀!我本来写自传想把这ᅳ段跳过去,因为老人都已过逝了,不再提也罢。可是我小时候心灵里埋下的阴影挥之不去,而且知道这些事的人很少了,还是写出来把阴影释放出来好些。



                   
                                     我的自传
(二十)


                                                       七律·感念叔婶


           漫说无家亦有乡,危时叔婶众亲帮。


           焉能养育恩情负,何必收畄自尊伤?


           触壁弱年经僻路,裁边曲木始成梁。


           楚天遥赴孤鸿远,怀感德泽报梓桑。


本文发表于 2021-02-23 21:27 ,被阅读过 305 次。    [举报] 自动注释
推到首页 礼物 赞(105) 查看   收藏(2) 查看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呼朋唤友 (@好友)     【表情】
请勿发表千篇一律的评论。严禁发布涉政敏感内容。《用户条例》

诗词吾爱网推出超级会员
诗友评论 (78) [我要评论]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移动作品...
将作品移到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